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天煞疤臉孤星↗ | 19th Feb 2013, 21:04 PM | ※13時事新聞1 | (38 Reads)

緒論
‧北韓自2003年開始高調發展核武及遠程運載工具
‧經過多次遠程火箭試驗失敗後,終於在去年12月取得成功
‧上星期(2月12日)北韓亦進行了第三次核試並被確認取得成功
‧為甚麼北韓面對嚴重經濟困難時亦熱衷於發展核武?
‧國際社會又如何應對來自北韓的核威脅?
‧在全球化趨勢下,國際性政府組織在多大程度上能應付這類危機?

北韓發展核武的動機
‧表面看來,北韓發展核武及遠程發射系統(火箭)是窮兵黷武的表現;但事實上,北韓發展核武更多是自救的政策決定

‧踏入21世紀,所謂「邪惡軸心」的下場給北韓領導人上了很好的一課

‧2003年,美國以發展「大殺傷力武器」及涉恐怖主義為由,入侵伊拉克,面對英美擁有「隔代差距」優勢的常規軍力,伊拉克軍隊迅速土崩瓦解,薩達姆最終被反對派問吊處死

‧2012年,利比亞的卡達菲又給北韓政權上了另一課

‧雖然21世紀初利比亞嘗試與西方和解並且放棄發展「大殺傷力武器」,以及對過往參與恐怖主義活動負責

‧可是西方仍以利比亞政府屠殺反政府人士為由,出兵支持利比亞叛軍,最終卡達菲步薩達姆後塵

‧反觀另一個「邪惡軸心」的成員——伊朗,在西方壓力下拒絕妥協,堅定不移地發展核武器及遠程發射系統

‧雖然至今伊朗尚未開發出核武,西方國家亦不斷宣稱要對伊朗進行「外科手術」式攻擊,但至今只有間接抹黑,未見實質行動

‧由此可見,核武器及遠程發射系統已成為「邪惡軸心」成員的救命稻草

‧以常規軍力而論,北韓不要說不是美國對手,大規模的常規戰爭中它連南韓也不能對付,因為兩韓在常規軍力上已出現隔代差距,空軍的差距更不止兩代

‧因此,北韓即使面對極嚴重的經濟困難,以及政權交替的不穩定情況,發展核武只會加速而不會放慢腳步

國際社會的回應
‧理論上,在全球化的時代,國際性政府組織在國際事務上扮演更積極的角色,以北韓核危機為例,以聯合國為首的國際性政府組織的確嘗試解決危機,但成效卻相當有限

‧首先聯合國安理會對北韓作出譴責,強烈不滿北韓核試

‧可是,北韓是一個長期受國際孤立的國家,它在國際社會中早已聲名狼藉,再強烈的譴責也抵不過北韓政權對自身安全的追求

‧與此同時,聯合國考慮進一步對北韓實施制裁,例如凍結海外資產、將北韓核武專家列為不受歡迎人物、禁止西方國家商業機構與北韓貿易等

‧可是,北韓早在十幾年前已被國際制裁,時至今日,北韓已沒有多少海外聯繫了

‧再者,北韓的工商業自蘇聯解體及經互會解散後一沉不起,早已沒有多少海外貿易,制裁能傷北韓多少也是疑問

‧進一步說,聯合國可授權對北韓動武,透過「外科手術」式空襲摧毀北韓核設施

‧不過,誠如前面所言,國際對一個擁有核武的國家進行武力攻擊相當危險,即使對未完全擁有核力量的伊朗亦顧忌三分,不要說比伊朗核能力更強的北韓了

困局中的出路
‧面對北韓日漸成熟的核威脅,國際社會在北韓的特殊內外環境下顯得蒼白無力

‧南韓是北韓核威脅最主要的「受害者」,它的回應是與美國取得諒解,發展並部署射程800公里的玄武三型導彈,並發展更遠射程的巡航導彈,實行「以暴易暴」,務求與北韓形成「恐怖平衡」

‧同時,受北韓核武威脅的南韓、日本及美國,亦積極部署反彈道導彈系統,以應對來自北韓的威脅

‧總而言之,北韓核危機是一場在這些條件下發生的國際危機,由於它的特殊性,國際社會的調停並不見效

撰文:Keith Leung
遵理學校通識科補習名師

爽通識:北韓新一輪核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