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沙士疫變10年】
【本報訊】恐怖的沙士在威爾斯親王醫院無聲無息擴散,醫護人員毫無防範下相繼中招。有醫生受感染後,與死神搏鬥16天,以為自己生命就此會完結,但憑同僚的努力將他起死回生。他無悔當年入8A病房致染沙士,反而事後悟到新啟示。

沙士令全港醫護人員更團結,不分彼此互相支持。有醫護伉儷不怕倒下,雙雙主動請纓走上最前線抗疫,惟救回不少病人,卻救不少自己的好同事。他們都不會忘記沙士這場世紀疫症,只盼望它不再來臨。記者:梁麗兒 陳沛冰 嚴敏慧

「沙士仍是個謎,無人知點解會出現、亦無再出現,只當『Sudden On-set Event』(突發事件),發生後對我、威院、公共醫療都唔同咗。香港嘅付出好痛苦、好大代價,造成300幾人死亡」,現為中文大學心胸外科教授萬松在沙士10年後再談沙士。

他無後悔走入威院8A病房,致中招及一度接受深切治療搶救,直言即使沙士再襲,港人承受沉痛教訓後,也經得起風浪、抵得住。萬松向記者道出中招經過,歷歷在目、驚心動魄。

03年3月7日,他應內科醫生要求,與同事溫郁培醫生到8A內科病房,用了40分鐘跟進一名需做心臟手術的病人的情況。晚上與家人吃自助餐後腹瀉,翌日發現溫也有相同症狀。萬松照X光後證實肺炎,即晚入院及發高燒。溫其後也病發。

抗疫經過撰醫學文章
他自爆當時未確診沙士,加上有數十名醫護人員離奇發燒,威院一度疑遭恐怖襲擊。礙於他倆曾在病發前到過大馬開會,又被懷疑是感染源頭,全院陷緊張狀態。萬松情況轉差後,轉往ICU(深切治療部)救治,要聞100%純氧氣,當時同僚沈祖堯、嚴秉泉及許樹昌也參與診治。

萬松在ICU住了16日,其中6日接受高劑量類固醇,身體虛弱但仍清醒,每天留意疫情發展,其間證實源頭為曾入住京華酒店911房的內地教授,而萬松曾在8A診治的病人鄰床26歲男病人也曾入住該酒店9樓,疑經霧化氣治療令病毒散播。

威院累積143人感染,包括醫護人員、醫科生、病人及家屬,醫院情況一度嚴峻。萬松足足住院一個月,死過翻生後,數百米路要走上半小時,脫髮、失眠的藥物副作用通通出現,甚至曾懷疑自己患創傷後遺症。

10年後,8A病房搬走了,萬松也由醫生升為教授,他直言從未後悔入8A病房,因人生沒有如果。「當時諗點解從來無病過嘅人,可以咁病。我讀咗咁多年醫,就咁死咗,究竟自己有乜嘢貢獻?康復後一定要做啲嘢。」

他將自己的抗疫經過撰寫醫學文章,又為內地心胸外科手術史出書。因為曾是病人,他覺得應與病人並肩作戰,又知道治療並非一人負責,團隊合作好重要,「做一個手術,唔係一個人好叻就可以做好,要與人合作、分工」。

中招與死神搏鬥16日 醫生無悔入8A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