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3, 19:27 PM | ◎ 時文散文 | (1 Reads)

據說香港是自由巿場,所以我是真正不明白,為甚麼香港父母無權為他們的嬰孩選購食糧?在他們喜歡的時間,去他們就近的商鋪,買他們想要的牌子,買他們所需的數量?嬰兒奶粉不止是生活必需品,乃是生存必需品,對因為種種原因無法吃人奶的嬰幼兒來說,更是唯一的食糧。

數量不夠,溝淡來飲,足以令嬰兒死亡。所以確保本地嬰幼兒有足夠食糧,即是保護本土族群的生存,政府責無旁貸。今時今日,號稱自由巿場的香港,嬰孩食糧採配給制,是對「自由巿場」四個字的嘲弄,很羞恥。

大陸海關明文規定旅客攜帶奶粉不能超過六罐,卻有法不依,任由走私客大批量從香港搬運奶粉過境,後面是否牽涉官商勾結、利益瓜分,明眼人自可分辨。可悲的是,媚共政府毫不作為,卻一味要求香港人包容,這不是犧牲本港嬰兒去成全某些人的政治利益嗎?

正常的港爸港媽,個人能力有限,根本不可能與集團式運作的大陸走私集團搶購奶粉,一度居港的大陸維權鬥士溫雲超卻在推特嘲笑香港人無用,不能利用關係買到奶粉,活得太失敗。

強國不但向外輸出民生問題,也輸出強國價值觀。溫的言論令人愕然。可是,若面對奶粉配給、官商勾結、靠關係買生存必需品而依然選擇沉默,那麼,溫超雲起碼說對了一句話:香港父母太失敗。

高慧然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3, 19:26 PM | ◎ 時文散文

這些天,在香港報紙上竟連連出現「人民內部矛盾」和「敵我矛盾」這兩個名詞,令人頓生「今夕何夕」之感。

什麼叫「人民內部矛盾」,什麼叫「敵我矛盾」,大部份香港人可以從字面上明白個大概意思,但大部份香港人是不明白其所以然的。字面上的意思很明顯,「人民內部矛盾」,就是「自己友爭拗」,「敵我矛盾」,就是「勢不兩立,你死我活」。

除此之外,更應該瞭解的是,這兩句由毛澤東提出來的名詞,曾幾何時,把不幸的中國人定了性,分割出兩種人,一種在人間吃苦,一種在地獄受罪。那時候,一些不幸的中國人就是如此等待命運的發落。

由一種叫「黨和人民」的物體來決定自己的「罪行」是屬於「人民內部矛盾」,還是「敵我矛盾」,兩個名詞之間隔了一條綫,到底會歸到哪一邊去,命懸一綫。那時候,誰可以為此隨口定性,他就是許多人命運的主宰。以今天的認識,那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王八蛋。

隨着社會進步和歷史的發展,這兩個「歷史名詞」,今天在大陸已經沒有什麼人用了,想不到竟銘記於香港第三位特首心頭,掛在他嘴上。如此時光倒流的事情,大概也只有薄熙來在重慶大力鼓吹「唱紅歌」的偉大事跡可比。

由此可見,今年元旦的「挺梁遊行」中出現了「腰鼓隊」,亦非偶發事件,原來有人真的好這一味。

李純恩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3, 19:25 PM | ◎ 時文散文

北京空氣嚴重污染。圖片所見,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像包容在一團黑氣裏。

跟幾個知識人閒談,一人一杯白酒,坐在維港邊,看見香港的空氣不黑,只是灰暗而已,就覺得香港的特區政府還不太壞。

「但北京的朋友卻受不了,天天在咒罵,說政府無能。」知識人朋友A說。他時時跑大陸,在北京的人面廣。

「那為什麼不移民呀?」我笑問:「香港也有這等邏輯,不喜歡特府班子?回英國加拿大好了。」

「但是,美國駐北京大使館曾經公布北京的空氣污染指數,警告說,北京的空氣不行了。中國政府隨即開罵,說美國人在干涉內政,妖魔化中國。」知識份子B說:「現在看來,人家美國是一片好心。」

「你呀,太天真了,你以為美國人真為北京的中國人着想?」看見他這麼笨,我忍不住糾正:「美國大使館的北京空氣指標警告,是向在北京的美國商人和遊客發布的。

美國的盟友,在北京暫居的英國人、日本人、歐盟公民,都有權分享。如果我是美國大使和領事,我也堅持這一條:你們中國人的健康,你們肺的污染成什麼顏色,確實是你們貴國的內政,才關我屁事。

但有許多美國人在這裏賺錢或花錢,他們在北京得了肺癌,將來回到美國醫治,卻要我們奧巴馬推行的國民保健計劃,也就是納稅人來付鈔。美國政府沒有這個義務。中方沒有把美國的數字網絡屏蔽掉,是中國的責任。」

大家想想,覺得也蠻有道理。

「既然美國人是對的,但願北京的美國人能及時撤走就好了。」A說。

「還有他們娶的中國老婆,領養的中國孤女,都能扯住衫尾,及早撤退回加州或邁阿米。」B說。

「不撤退也可以,」我說:「美國領事館可以每周向美國人派發一個氧氣筒,由美國空軍緊急空運。但要以香港為鑑,勿讓美國男人的中國老婆把氧氣筒偷偷批給自己的家屬,漏出去,炒成奶粉水貨,釀成北京人搶購瘋,不然就會又一場六四了。」我答,十分憂國憂民。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3, 19:24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看過盧斯達於貴報論壇一月三十日的文章,心有戚戚焉,不禁對自己所學有所反省。

自少受張五常教授編寫的經濟學課程影響,我一直相信自由市場是王道,市場可做的政府不要做。可是年紀漸長,越來越發覺於香港所謂自由市場的問題,原來市場與政府並不對立,更正確的是官商聯手與消費者為敵。

由於香港沒有民主,香港社會的經濟制度受政治影響極深。暗地裏的官商勾結製造了自由市場假象,表面上說不妨礙自由市場運作,內裏則以偏頗的政策方便大財團營商,更不時對大商家的犯罪行為視而不見,當年胡仙一案可謂荒謬至極之表現。簡單而言,香港是一個向財團權貴傾斜的自由市場。

搶奶粉事件性質有點不同,但同樣是政府政策向某方面傾斜的實例。可惜,政府要討好的目標不是香港大眾市民。香港政府明明有能力和辦法打擊內地水貨客,為甚麼不做?為甚麼香港非要受中央政府控制不可?如梁特首尚有一點良知,就請肩負上全香港人的尊嚴,向中央拿回控制內地人入境的權力。不過,我知道,窩囊的特首你不敢。

搶奶粉事件非一般經濟問題,因為內地人對內地奶粉缺乏信心,轉而到香港購買,令香港的奶粉市場面對不尋常的需求壓力,令香港人無奈捱貴貨。要知道內地尚有龐大潛在需求,如果從香港入貨這一途徑演變成常規,不斷擴展,香港的奶粉市場必會崩潰。

香港單方面高舉自由市場原則,不可能徹底解決問題。假如內地的制度完善,沒有假貨,自由市場原則就真的可以發揮作用,為內地家長挑選良好供應商,他們自然不會到香港入貴貨。這是教科書的答案。

假如打破所謂的自由市場規律,禁止入境客帶走奶粉,效果會如何?需求壓力大減、價格下跌而貨源不再緊張,香港的母親必然受惠。奶粉生產商或會有損失,但本地消費者的利益不是比生產商更重要嗎?再者,內地人來買貨,商人得益,小市民捱擠迫、捱貴貨,薪水又未見上調,又有幾多香港人真的受惠於由內地客帶動的零售業?

內地客搶奶粉不是單純的經濟問題,而是明明的文化矛盾、族群衝突。自由市場或許是解決經濟問題的良方,但不可能讓人得到心靈救贖。要不然世界上的仇恨問題早應該被自由市場解決了。文化矛盾要從文化解決,香港人要向內地人顯示香港人的文化特色,公事公辦、絕不姑息,把水貨客、把不守秩序的都趕走,這才是真真正正的愛國愛港之道。

楊慎明
自由撰稿人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3, 19:22 PM | ㊣ 生物奇觀 | (2 Reads)

Picture

 看牠的嘴臉多麼不屑和苦口苦面!原來牠就是紅爆網絡的「暴躁貓」(Grumpy Cat),牠天生「躁底」,對任何事物都看不順眼,好難服侍。「暴躁貓」是混種貓,去年4月出生,樣子總是苦瓜乾似的,無論為牠添衣、按摩、扮靚都會板起臉。去年9月主人將牠的相片放上Reddit,網民都愛瘋了牠的嘴臉,還有以牠命名的網站呢!英國《太陽報》

「躁底貓」黑臉紅爆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