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2, 22:41 PM | ◎ 時文散文 | (14 Reads)

我趕往小巴站。站上亂七八糟擠滿了人。香港融入神州大地後,跟祖國別的巿鎮一樣,說普通話,寫殘體字。隨着外來人口不斷湧入,作為「原住民」,我們很難捍衛香港原有的價值與文化,包括排隊文化。

小巴進站時,人們一擁而上,車上的人還沒下來,車下的人氣急敗壞往上擠,有人用力拉開車窗,從窗口爬進去。在人潮推擠下,我被推上了車,擠在過道中。十六座小巴,擠了不止三十人。

我在校門外下車,是跟幾個人一起被擠下去的,有人下車時還未站穩,車就開了,他一下子倒在地上,後車輪擦着他的身體而過。他怕司機倒車輾死他,跌跌撞撞爬起來,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順着路邊一棵樹爬上了樹頂。

亂世求生的本能令我嘖嘖稱奇。我懷念2012年以前的香港。我承認,我永遠不習慣做「香港鎮」鎮民。想到這兒,眼淚悄然而下。進校後,訓導主任用浮腫的眼睛瞪着我,「你是個好家長,對偉大的祖國,對我們的狼鎮長充滿深情,這從你臉上的淚痕可以看出。」他嘆了口氣,「為甚麼你兒子沒有你的覺悟呢?」

「他怎麼了?」
「學校宣佈狼鎮長逝世的消息,你兒子居然笑了。」訓導主任說,我驚出一身冷汗。

找了兒子來細問,兒子偷偷告訴我,「我見到班主任哭不出來,吐口水在手上,再抹到自己眼上,覺得超惡心,就笑了。」(魔幻小說)

高慧然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2, 22:39 PM | ╬ 醫學健康新知 | (7 Reads)

「……雖然如此,喝時的排便情況非常好,但我的中醫師不建議空肚喝奇異果汁。曾經早上吃過十穀稀飯,可能穀飯比白飯還是硬,也覺不適。之後早上轉飲青木瓜汁及薯仔蘋果汁,兩汁之間分隔約5-10分鐘,同時於早上先做油拔法。

如是者已有兩星期,(其實不知兩種果汁能不能於早上一起喝?會否欲速則不達?)暫覺木瓜汁仍未治療胃炎或胃酸倒流,仍有胃刺痛及堵在喉嚨的感覺。

其間,有數次買回的木瓜雖然外表是青色,但內裏已半熟,榨出的汁橙紅色,不知跟這有沒有關係?只有兩次榨出的真是青色的汁。現在胃部的情況是連喝中藥也覺不適。

唯有再吃回西醫給我的壓制胃酸藥,但我將堅持上述療法,希望終有一天能把胃病治好,雖然每天要早起一小時做油拔法及榨果汁,還是希望努力有回報。
順祝 中秋節快樂。Lkasa」
9月28日─

答:「您的中醫是對的,空肚喝奇異果汁不適合您。在十穀米中多放水,做成飯後用攪拌機打爛成糊糊(糊仔),吃的時候加熱,對胃好。早上又喝青木瓜汁又喝薯仔蘋果汁,太雜了,是會欲速則不達,應該只吃青木瓜汁……」

嚴浩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2, 22:39 PM | ◎ 時文散文

開學在即,幾家小學校長,主動公開表態,一定會在開學後推行國教。太厲害了,這幾家小學,趁住暑假,當家長持份者無到(或者當他們遲瞓早唞),迅速回應,快刀斬亂麻。

這幾位校長,雖然不知道來頭,隨時有機會入局,幫梁振英的fool team做後備。特辦心有底,梁營的墮馬名單非常長,後備有極大機會執雞落場。校長嘛,應該不會將板間房撈亂劏房。

幾位校長老婆,不論大小,早已經佈定上位局,速速將手頭炒賣的單位轉名去境外投資顧問公司,將蝸居所有疑似僭建物毀屍滅跡,等住梁振英急組班之急,跨區叩門。

家長卻也不是坐以待斃的,尊貴的校長,這邊廂鑑粗推國教,洗基層孩子的腦,那邊廂,自己孩子孫兒全部外送,個個都是薄瓜瓜。就算留港建港,也都年花十萬八萬入名校念IB。

家長向傳媒舉報,一堆統計數字出來了,原來愛國校長非常的譚耀宗!兒子留學澳洲,喲,跟其他家長沒兩樣啊,這位父親說。網民不禁問:緊跟重慶紅太陽的香港,遲早出現薄谷開來之前,吳克儉和譚耀宗兩位,誰比較像英國商人伍德?

陳也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2, 22:38 PM | ◎ 時文散文

哲學家卡波帕說:人類有預測幾時月蝕的智慧,但從來無法預測何時發生革命。

每當有人吹噓「盛世」的時候,就要預防亂世的降臨。路易十四時代,蓋起最奢華的梵爾賽宮,東征西伐,無往不利,沒有人預知不久之後,革命爆發,他的曾孫為先輩還債,上了斷頭台。

美國今年農產品歉收,因為旱災,玉米和小麥,漲價兩成,農產品上漲不會令一個政府倒台,但飢餓爆發出來是可以的,為了飢餓而造反,便是人類最古老的躁動。

旱災而歉收,可以創造歷史,像一八四五年開始的愛爾蘭馬鈴薯飢荒。那一年,愛爾蘭的馬鈴薯染上一種菌,突然大批死亡,愛爾蘭沒有了主糧,三五年之間餓死了一百萬人。

許多人不願坐着等餓死,開始向外移民,以美洲為首選,美國的人口壯大了,但愛爾蘭社會動盪。愛爾蘭政府跟歐洲和英國本土簽了合同,馬鈴薯即使歉收,還要繼續出口,有點像中國的「大躍進」,自己沒得吃,糧食要支援非洲兄弟。

於是,有一個叫奧貝萊的年輕人,鼓動不滿的民眾,發起反糧食輸出的民間運動,繼而演變為強大的反英抗爭。一百多年之後,獨立了的愛爾蘭,歸降了英國的北愛和愛爾蘭共和軍,一直與英國關係緊張,源於一場飢荒。

香港的飯盒會更貴,因為中國的糧食有配額要倚仗入口,今天在九龍深水埗和荔枝角,一個飯盒賣到四十多元,而自從梁振英先生當了特首,樓價又升漲了將近一成,大陸的自由行即將擴大,搶掃奶粉,杯麪,白米,會把香港的物價擠壓上去,會有什麼後果?

香港許多金融分析員,只看股市和美國華爾街的數字,不太知道人文歷史。當年愛爾蘭飢荒,也影響了以後的香港。有一家人逃離家園,當了難民,去了英格蘭,他的後代,從了政,還來到遠東,成為末代總督。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2, 22:37 PM | ◎ 時文散文

樓價過高已不僅僅是矚目的新聞,而是大部份市民的感覺以至共識。最近中大亞太研究所的調查就發現有九成市民認為現時樓價過高,覺得適中的則只有不足百分之六。更糟的是不少市民對政府解決樓市泡沫的能力沒有信心,近三成市民預計樓價高處未算高,未來一年還會持續上升。

也許是要擺出大有為的姿態,也許市民的怨聲實在大政府不得不回應。昨天,特首梁振英公佈十點阻遏樓市升溫的新措施,包括把置安心計劃改為只賣不租,加快出售八百多個天水圍居屋貨尾單位,加速審批預售樓花,改建柴灣工廠大廈為公屋,為推出港人港地政策作法律及政策準備……等。

表面上看,梁振英公佈的招數不少,教人不免有點花多眼亂;實情是新措施要不是玩文字遊戲就是「細眉細眼」,又或是幾年後才能落實的長遠政策,根本不足以改變買家的恐慌情緒,根本不可能打破市場長升長有的預期,甚至可能加強政府無力處理樓市泡沫的觀感,令市況更趨瘋狂。

先看一看這些新措施的具體內容。置安心計劃是前朝舊招,梁振英沒有必要照單全收,有需要時自然來個改頭換面,為自己爭取政治本錢。

但是,從先租後買改為即時出售只是改變了出售的方式而已,沒有實質增加可以迅速供應市場的住宅單位數目,沒有為想上車的年輕夫婦帶來更多選擇與希望。這樣的措施除了玩玩文字遊戲改改名目外,有甚麼實質作用呢?

至於加快出售居屋貨尾及改建工廈同樣「有姿勢冇實際」。經過多輪出售後,特區政府手上的居屋貨尾不像幾年前那樣超過二萬五千,而是剩下八百多個,並集中在遠離市區及沒有太多工作機會的天水圍區。

若果連置安心的一千個單位也只是杯水車薪,應付不了龐大的上車客需求,八百多個居屋貨尾的效用只會更有限。更何況天水圍距離市區甚遠,交通往返的時間及費用甚高,對上班族而言其實沒有太大吸引力。

其他如加快審批樓花預售增加土地供應都是老掉牙的招數,幾乎每次政府出招壓樓市都會出來充撐場面。問題是每次說加快都是口惠而實不至,根本看不到甚麼成果,也沒有真正帶來實質的額外供應,市場人士自然不會看重。

當然,梁振英還有一記引以自豪的招數,那就是「港人港地」,即透過賣地條款規定某些住宅地興建的單位只能售予香港居民,以避免因外來客炒賣而搶高樓價,以讓香港居民能以較合理價錢購入居所。

可惜,這項政策雖早已在梁振英的競選政綱中提出,又被視為他的重要新政,但原來各項政策細節包括如何界定買家身份,如何規限買賣等仍在規劃草擬中,仍在由政策及法律部門商議中,不知道甚麼時候醞釀成熟可以成為具體政策。

換言之,可以較有效令樓市降溫的「港人港地」重招根本未能派上用場,只能停留在出口術階段。當市場、投資者看破特區政府準備不足又技窮的時候,炒賣只有更活躍熾熱,買家只有更恐慌,樓市熱潮將更一發不可收拾。

盧峯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