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Apr 2012, 15:06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有甚麼樣的上司,就有甚麼樣的下屬。曾蔭權以「戴罪」之身出訪期間入住豪華總統套房,「春宵一刻值萬金」,而港府駐外人員以「探路」為藉口為曾蔭權提前打點,又浪費逾百萬元公帑。上有上貪,下有下使,公職人員競相大花筒揮霍民脂民膏,令人心痛,更令人憤怒。

夕陽政府即將落山,曾蔭權理應站好最後一班崗,尤其是做好與下屆政府的交接工作,然而他置責任於不顧,繼續當「離岸特首」,月初巧立名目到新西蘭、智利及巴西訪問,幾乎環繞地球一個圈。

他在巴西期間入住當地五星級酒店的總統套房,一宿費用高達五萬四千元,理由是「工作需要」。須知高檔酒店設施齊全,要見客完全可以租用酒店的會議廳,何況他根本沒有在總統套房見客,所謂工作需要只是狡辯。

曾蔭權已因本報踢爆「貪遍省港澳,歎盡海陸空」連串貪腐醜聞而遭廉政公署立案調查,並隨時面對立法會彈劾,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不檢點,仍然貪圖個人享受,簡直是死不改悔。

「東方報業民意調查」顯示,四成二受訪市民直斥他浪費公帑;兩成四指他漠視民意,毫不避嫌;兩成三指其貪得無厭。監察團體及學者亦指出,曾蔭權早前上立法會接受公審時曾道歉,實際上依然故我,繼續利用制度漏洞「着數攞到盡」,根本就沒有吸取教訓。

更令人側目的是,為了安排曾蔭權外訪,港府駐華盛頓經濟貿易辦事處竟然抓住雞毛當令箭,分別在去年十二月及今年三月派員實地探路考察,安排住宿及聯絡,只有八個人的辦事處幾乎是傾巢而出。

兩次打點加上曾蔭權外訪,納稅人須付出逾一百萬元代價。其實,今次曾蔭權的外訪行程幾乎是早前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外訪的翻版,可見「探路」、「實地考察」不過是有關人員找機會結伴外遊的藉口。

上述民調又顯示,四成八受訪者批評港府駐外人員大費周章,浪費人力物力;三成七指摘上樑不正下樑歪;將近一成認為,既然曾有官員到南美訪問,今次大陣仗探路純屬多此一舉。

上樑不正下樑歪,曾蔭權抱定「有權不濫、過期作廢」的心態,周遊列國,「盡地一貪」,僅過去一年外遊十次,甚至臨下台還計劃到日本訪問,舔到最後一分鐘,其他問責官員也有樣學樣,不豪不遊,不遠不去。

這股歪風邪氣不斷蔓延,連一向廉潔奉公的中下層公務員亦受影響。雖然港府庫房充實,但每一分錢都必須用得其所,如果任由公職人員做大花筒,哪怕金山銀山,總有敗光的一天。

綱紀一廢,何事不生?本港現時不僅對公職人員接受富豪款待毫無監管,對浪費公帑行為同樣束手無策,這就給曾蔭權之流假公濟私以可乘之機。如何堵塞制度漏洞,已是下屆政府的當務之急。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Apr 2012, 15:05 PM | ◎ 時文散文 | (1 Reads)

報上大字標題「 ICAC查唐英年」。特首泥漿血戰已結束,敗者恍然大悟也無官一身輕了?不過仍有「手尾」。正如貪曾那五萬多一晚總統(套房)夢、網絡廿三條、地獄班子……在發酵中。

中國五千年智慧,「未登天子位,先置殺人刀」有它的警示。當然,有錢的可以捐款補飛,買點秋後的時間。政治不外「出賣」與「被出賣」,掌權者手法不外「三昧真火」或「溫水煮蛙」。

有人苦笑:「總之大改組,大赤化,大算帳,就七個一皮啦。」
咦?何謂「做到七個一皮」?「輸到七個一皮」?這是從前流行於市井階層、賭徒、地盤佬、起落貨搬運工人間,趕工緊張手忙腳亂毫無秩序之形容詞。出處有二:──

(一)數東西時一個單位叫「一皮」,人們習慣以五個一數,一五一十十五二十──竟把七個當成一皮?可見忙亂不堪。

(二)番攤賭桌,以攤子(衣鈕、棋子)用四去除,餘數定輸贏。買定離手,開攤者以竹籤把攤子扒開,四個為一皮,有秩序有規則眾目睽睽緩慢進行──若亂扒一通還聲大夾惡,不依常理,「七個」一皮地開假攤揸流攤,便惹公憤。

(李碧華)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Apr 2012, 15:04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港式茶餐廳備受文化份子感性越溢的褒美,令人莫名其妙。不錯,港式茶餐廳的火腿三文治、牛肉通粉、香濃咖啡,還有雞尾包,頗有風味,但除了食品,茶餐廳令人覺得不快的地方更多更多。

廁所過份狹窄,洗手盆永遠只一個頭顱之圓形大小,男廁的小便瓷槽和抽水馬桶窄小而髒。往廁所的甬道堆擺雜物,經過廚房,看得見洗碗女工像奴隸般的揮汗戰鬥,慘過古羅馬戰船艙底戴着腳鐐的划船伙夫,景況淒慘,殊不人道。

然後就是餐堂上長開的一部電視機。可不可以關上,或者乾脆不要裝?不可以,因為顧客邊食邊追看電視劇,伙計沒事做時也挨着椅背昂頭看得入神。港式茶餐廳,從來無「服務」( Service)這個觀念,侍應隔三兩桌子一邊奉菜,一邊喧談馬經,如果這就叫「香港地方風味」,如此「風味」,早點消亡好。

六十年代,香港沒有聽過米芝蓮,不知道法國人評論食肆,美味不是一切,還有空間和氣氛。從前香港人沒去過日本,不知道日本的食肆不論多小,侍應很安靜,沒事時不許交談,從前香港沒有麥當勞,不知道廚房可以透明經營,衞生而安心。

六十年代香港遍地難民,魔爪餘生,蝸居殖民地,有一口餓不死食,仰對藍天的米字旗,已經十分感恩。那時的香港不同,世界也不同。即使在那個時候,茶餐廳也不是主流。龍記、紅寶石、雍雅山房,小資產階級,有許多選擇,淡藍和白色的方格子桌布。

不像茶餐廳,一塊油垢的玻璃,壓着幾張茶漬沾黃的食譜,糖盅裏的砂糖,黏成一團團,那個時代,不必太有錢,白領、文員、小會計、中學生,都知道端莊,看看粵語片,胡楓林鳳、謝賢江雪一對對,西裝和花裙子,約會的地方,就知道。

港式茶餐廳,本來不成為「文化」,因為根本不是「文化」。三十年來,一股業力,劣幣驅逐良幣,沉碴泛起,浮萍消蹤,吵亂的茶餐廳遂成為缺乏審美觀的「文化人」頂拜對象。

今日的茶餐廳,請新移民阿嬸和中坑喧嘩侍客,又因租金貴而更髒狹,桌椅越來越小,對於有被虐狂的左翼「知識份子」有吸引力,對了,你還有文明的底線,告訴他們:我不懷舊,旺角的茶餐廳,唔好預我。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Apr 2012, 15:03 PM | ◎ 時文散文

陳光誠成功逃離山東,令人歡欣鼓舞。可以想像,沒有堅強的意志,沒有義士的相助,沒有去年大規模、持續網民探訪行動的激勵,陳光誠都難以逃脫魔爪。陳光誠事件,再次讓北京當局打壓失明維權人士的缺德行為曝光於天下,也再次促使美國必須履行外交慣例之外的道德責任。

領導人不再流道德血液
中國民間一向有「四大缺德事」之說,包括打瞎子、罵啞巴、挖絕戶墳、踹寡婦門。當局對陳光誠及其家人的迫害,可謂缺德之首。雖然有輿論認為,迫害陳光誠是山東地方官員的行為,不是中共高層或中央政府的行為,但是,自 2009年至今,陳光誠所受的迫害,中共高層豈能不知?

陳光誠逃出生天後,以視頻向溫家寶提出三條要求,說明他對中共高層仍存有幻想。溫家寶曾多次針對食品安全問題,呼籲中國企業家身上要流淌道德的血液,但是,對公民最基本的人身安全也得不到保障,中國領導人仍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說明他們身上已不再流淌道德的血液,又有何顏面去要求企業家講道德?

反共主教使館生活 15年
由於中美第四輪戰略與經濟對話在即,美方在北韓、敘利亞、伊朗等問題上又有求於中國,陳光誠此時逃入美國駐華大使館,美方自然頭痕。美國的外交政策規定,駐外使領館不接受當地人士尋求政治庇護,早前就因此勸說王立軍離開美領館。

但是,無論是外交慣例、擔心得罪中國也好,還是擔心無法承受中國異見人士維權人士爆發闖使館求庇潮也罷,華府必須把善盡道德責任擺在首位。美方一旦輕信北京的承諾,匆忙決定讓陳光誠離開使館回鄉,或違背其意願讓他離開中國,都不足取。

目前的上策,應是低調地保護陳光誠,讓他在使館中生活一段時間。方勵之的先例不見得適合陳光誠,反而,曾因求庇而在美國大使館生活 15年、拒絕前往梵蒂岡的匈牙利反共主教明森蒂( Jozsef Mindszenty),可能更像陳光誠個案。

(李平)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Apr 2012, 15:02 PM | ◎ 時文散文

候任特首梁振英先生委任前共青團成員陳冉在候任特首辦「行走」絕不是個別特殊個案,也不是權宜之計,而是梁振英向特區政府開刀的序曲,而是梁振英架空公務員體系,顛覆公務員制度的第一步。

若果任由梁先生肆意擴大政治任命官員的編制,大舉引入像陳冉這類充滿親中色彩的人進入政府高層,多年來用人唯才,講究功績效率的公務員制度將逐步淪喪,研究確當程序及有規有矩的做法將蕩然無存。

陳冉絕不是一般由內地來香港生活、念書的普通學生,她共青團成員的身份固然啟人疑竇,她在香港的組織聯繫及活動更令人難以安心。正如李怡先生在上周六的〈蘋論〉中指出,陳冉是香港華菁會的秘書長,而這個華菁會跟中聯辦關係千絲萬縷。

它的榮譽贊助人是中聯辦副主任王志民,中聯辦青年工作部部長韓淑霞是該會的顧問,前港澳辦副主任陳佐洱的女兒則是該會副主席。單從這樣的人事佈局及關係來看就不難知道華菁會深受中聯辦影響,甚至可能是中聯辦領導的統戰組織。

陳冉不是華菁會的一般會員,不是普通參與者,而是掌握會務及組織實權的秘書長。能成為秘書長,必然是中聯辦最信得過的「自己人」,必然跟中聯辦有密切聯繫及關係。

委任這樣的人進入政府核心,負責敏感的政權交接工作,無形中讓中聯辦插手特區政府最機密事務,無形中讓中聯辦的手伸進特區政府最機密的運作,這怎不令人擔心及質疑呢?

更可怕的是,陳冉只是先頭部隊,七月一日以後極可能有更多類似背景的人透過梁先生的任命進入政府高層。包括以特別助理、政治助理的身份進駐各政策局及政府部門。

按梁先生及他身邊人提出的政府改組計劃,除了把政府最高層改為五司十四局、引進兩個地位尷尬的副司長外,副局長及政治助理這兩個備受公眾質疑的政治任命職位更會進一步擴充。

例如把原來較高薪的政治助理職位一分為二或三,令更多非公務員晉身政府決策層,參與制訂及推銷公共政策。而按一力支持梁振英上任的工聯會領頭人鄭耀棠的說法,行政會議成員也應有政治助理協助工作。

換言之,七月一日後,將有一大批像陳冉那樣的政治助理、局長特別助理像天外來客那樣空降進入政府,直接晉身權力核心,直接參與政策制訂工作,超越高層公務員,取代他們的角色及工作。

這樣下來,公務員在政策制訂過程的角色將會大大降低,兼顧不同利益及重組確當程序的做法將會被取代,剩下來的是不斷追求短期政治利益及掌聲,剩下的是大玩政治「分餅仔」遊戲,剩下的是政府施政更肆無忌憚的偏袒某些政黨及特殊利益,置公平公正於不顧。

沒有人知道梁先生準備任命多少個像陳冉那樣的前共青團成員進入下屆特區政府,更不知道新班子有多少是中聯辦直接間接安插的人。大家知道的是一旦打殘公務員體系,一旦削弱不問背景唯才是用的傳統,整個香港將面目全非,變成一個跟廣州、深圳相類似的城市。

(盧峯)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