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Dec 2011, 14:59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年度風雲人物,快鏡倒數,忽然親民的豬狼兩位,年尾發功,次次搶到大篇幅版面,但報道的內容,新聞價值不高。

不說別的,跟市民途人親切合照,相片竟然比撞死人的照片大張,這就證明,報章落力炒熱雙英對決。

當香港特區是台灣,特首的千二人暗票,是跟台灣選總統一樣,全民參與,高潮迭起……事實上連千二人也不那麼熱,不那麼高潮,何況無份投票的市民。

年度風雲人物,執美國佬口水尾,應該由小市民坐正。劏房火警,劫後餘生那些災民,每個都有故事,每個都很可能是香江傳奇的前傳系列。 

而報章說有人連月租三千的劏房也住不起,要偷偷在 20零呎的迷你倉屈蛇過夜。繼棺材房後,迷你倉隨時榮登 CNN重點專題報道。把這些能屈能伸的都市人跟鄉紳一比,風雲人物還看新界地頭蟲。

鄉紳將丁屋搞上去,三層變四五六七層都有,這些僭出來的樓層,隨時成為種票溫床。香港從此轉型做種票之城,河水倒灌井水,圓滿回歸大陸懷抱。

種票那麼羞家,可選民沒有趴地痛哭請求寬恕,面皮厚到風雲變色都唔關佢事。今天,埋尾之日,還直銷告別冷漠,天地便有正氣,你這個人肯定是瘋的。

(陳也)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Dec 2011, 14:58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內地坑渠油流入食肆,早已是公開秘密,食客在外用膳,每吃十餐便有一次機會「中獎」,實在可怕。

最近一位餅店老闆向畢流香推介內地清蒸河鮮,以古法出之,魚上有一小塊豬油糕,令魚香撲鼻,說畢流香必須一試。好則好矣,但想起坑渠油,食慾全消,那敢到內地大魚大肉。

股壇W師傅曾到內地出席投資講座,午間主人家在大飯店招待吃午飯,水準不俗,眾人讚好,離席時,W師傅走得最慢最後,竟然給他看見女侍應把十多人用過的筷子用枱布餐巾大力一抹再抹。

抹掉油漬豉油漬後便放回櫃桶內,動作純熟,似是理所當然。W師傅回想他們坐下時,女侍應便是從同一個櫃桶拿筷子出來的,幾乎反胃。

W師傅的女拍檔最近到中環一間樓上餐廳吃意大利菜, 麪包好吃,一小缽意大利式醋油異常美味,拍檔對侍應說:「這盤醋油太多了,你倒不覺浪費嗎?」

怎知道年青 80後的侍應如此回答:「我們很環保的,星期一至五的醋油會回收倒入大盤內,次日再分一小缽一小缽地給人客用,中環人很清潔,不會把醋油弄污的!」女拍檔聽了,幾乎把肚裏的 麪包吐出來!

(畢流香)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Dec 2011, 14:57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故事三:某村生產隊王隊長對毛主席懷有深厚的無產階級感情,毛去世,王隊長非常難過,哭了好幾場。可是王隊長發現,他家養的那隻老母雞卻像往常一樣,仍然悠閒地在院子裏踱着步子。

下蛋後仍然得意地咯咯叫着,彷彿甚麼事都沒發生。王隊長惱了,從廚房拎把刀,把那隻稀裏糊塗的母雞給宰了。當天晚上,全家人圍着桌子吃雞肉。

王隊長殺雞吃肉的事,不知怎麼被公社知道了。公社幹部叱責他:「毛主席逝世了,你家居然還有心思吃雞肉!」王隊長有口難辯,不久,他的隊長職務稀裏糊塗地被撤銷。

故事四:一九七六年下午四點,莫言(即作家莫言)所有部隊的幹部戰士都集中到食堂裏,預備聽廣播。餐桌上擺着班長的那台剛換了四節新電池的紅燈牌收音機,一擰開關,充足的電流衝得喇叭嗡嗡響。

電池是班長叫戰士莫言剛到村裏的供銷社特意為下午收聽廣播而替班長買的,還囑咐莫言要開發票。莫言把電池和發票交給班長時,班長悄悄地告訴他:毛主席死了。

班長的話像棍子一樣把莫言打懵了,這怎麼可能?毛主席怎麼能死呢?誰都能死,毛主席也不能死啊!四點還沒到,收音機裏就開始播放哀樂。

這一年大家已經聽好幾次哀樂了,先是周恩來死,接着是朱德死,但那兩次中央人民廣播電台都沒有提前預告,毛主席可能真的死了。

看來戰友們都已經知道毛主席死了,部隊首長則拉着長臉一支接一支地吸煙,尤其那個參謀,雙手捧着一個玻璃杯子,小臉肅穆得像紀念碑似的。

當廣播員說到毛主席「因病醫治無效不幸逝世」時,參謀手中的玻璃杯子應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然後,他去找掃帚和撮子把碎玻璃弄了出去。

莫言心想:這個杯子掉得好沒道理,他提前就已經知道毛主席死了,不是「突聞噩耗」,杯子本來被雙手攥着,怎會一聽到毛逝世就失手掉在地上?莫言判斷:這分明是表演,而且是拙劣的表演。

可是首長還是表揚了他,說他對毛主席感情深。也許首長深知,這樣的表演是一定要表揚的,否則遲早會吃那參謀的虧。

焦國標
北京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前副教授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Dec 2011, 14:56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十二月二十三日,香港聖公會大主教鄺保羅發表聖誕節文告,痛言社會人心澆漓:「上月花園街貨攤起火,殃及兩旁樓宇,九人喪生,却有小販怕影響生計,反對『因小事而整頓貨攤』。

我真想不到,香港人竟然冷漠得認為,賺錢比別人生命還重要!同時,『憎人富貴厭人貧』的思想成風,會斷送香港前途。」大主教這番讜論,可以和唐朝李義府的《承華箴》並讀。

唐太宗貞觀年間,崇賢館直學士李義府獻《承華箴》,痛言姦邪禍國:「佞諛有類,邪巧多方,其萌不絕,其害必彰。」當時,李義府正諂事太子,四處巴結姦邪,惟恐不及。

時人見他「文致(文風)若讜直,貌柔恭,與人言,嬉怡微笑,而陰賊褊忌著於心」,就稱他為「笑中刀」(《新唐書》卷二二三上)。

鄺大主教和李義府一樣,文致讜直,但不知為什麼,他所謂「香港人冷漠」的典型,不是財閥,而是小販。

去年十一月,天主教羅國輝神父說:「邪魅有什麼可怕?可怕的是李嘉誠之類大地產商。那些財閥用盡機關,巧取豪奪,小民受盡苦楚。他們才是真正噬人魔鬼。」

不是大地產商壟斷百業,處處要一本萬利,香港小民的生計,怎會一年比一年艱難;樓房價格,怎會高得令多數人安居無地;花園街失火,火場樓房怎會擠得幾乎逃生無路。

有火場傷者見到前來作慰問狀的曾蔭權,憤然詰問:「行政長官,你什麼時候解決居住難問題?」但這句話,鄺保羅大主教顯然和曾蔭權一樣,褎如充耳。他口誅筆伐的,是所謂「冷漠」的小販,是所謂「憎人富貴」的社會風氣。

《聖經.馬太福音》第二十三章有耶穌怒斥偽善教士的話:「你們蚊蚋不容,却容下駱駝!」這句經文,鄺大主教一定向信徒講解過千百遍;講解時,也一定滿面柔恭。

而他那顆心更絕不「冷漠」,特別是參加中共國慶觀禮團的時候,在北京天安門觀禮席上,和全國大富大貴人一起,為中共熱烈慶祝,為大躍進、文革、六四、胡風以至劉曉波的政治獄等等熱烈慶祝。他完全無愧於耶穌的訓誨。

宋朝《明道雜誌》載:書生丘浚遊杭州,往謁珊禪師,見他接待州將子弟必敬必恭,接待自己却簡慢無禮,忍不住問:「和尚接浚甚傲,而接州將子弟乃爾恭耶?」

珊禪師滿口禪機回答:「接是不接,不接是接。」丘浚勃然而起,打了他幾巴掌,笑笑說:「和尚莫怪,打是不打,不打是打。」今天看來,珊禪師那樣重富輕貧的賊禿,並不只見於佛門之內。

古德明
專欄作家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Dec 2011, 14:55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港大最新民調驚爆,只有一成六市民甘願自稱「我是中國人」,創下十二年新低。於是,中聯辦的宣文部長郝鐵川跳將出來,狠批將「香港人」與「中國人」並列不合邏輯──回歸後港人就是中國人。

他促狹地建議改為「是中國人還是英國人」。言下之意,你們這班沒有英倫護照的遺老遺少認命吧。

據說部長滿腹經綸,不知真不懂還是詐唔知,港人唾棄的「中國」,絕非永恒的國族符號,而是現時蹂躪故土的獨裁政權;是現時道德淪喪的國風民心。

八成二認同「香港人」身份市民喊出的強音是:我不是無法無天之下任人宰割的中國人!我不是懶理輪下浴血小悅悅的中國人!我是香港人,遇到不公不義會毫無顧慮申請司法覆核。我是香港人,第一時間會主動把手機借給車禍者家屬。

其實唾棄「中國」的何止港人。內地網易向逾萬網友發問:若有來生願否再做中國人?六成五的斷然回答:「不!」

視障歌手周雲蓬《中國孩子》近日再度熱爆,字字泣血令人震慄:……不要做中國人的孩子,爸爸媽媽都是些怯懦的人,死到臨頭讓領導先走。

也許老郝會說:祖國強盛歸屬感就會飆升,否則○八年怎會創回歸新高?不少港學者也認同,稱奧運振奮民族自豪感所至。我決不認同──○八新高彰顯的是港人的仁愛良知。

唾棄現實「中國」同時,肺腑間跳動着一顆滾燙的中國心:四川地震山崩房塌,漫天毒奶哭聲震天,港人震撼了,奔走呼號,出錢出力,鋪滿傳媒裝滿腦海的,都是中國、中國,救中國震災學童!救中國結石寶寶……「中國認同感」由是同步攀升。
 
接下來呢,溫影帝戲演完了,李長江又高升了,救災款買賓士了,樂施會「入冊」了,譚作人被抓了,艾未未被打了。再後來,劉曉波重囚了,艾胖子又偷稅了,溫州活埋動車了,女寃民流行「裸訪」了。

校車學童「前仆後繼」了,港人羅湖被斬卧地四小時無人問血盡而亡了……仁義的「中國」,已變成血腥搏殺的叢林,溫良的「中國」,已變成冷血偷生的冰河。

一國兩制中掙扎求存的香江兒女,為了人權和良知,為了自己和子孫,豈能不緊緊擁抱安身立命的「香港」身份,豈能不憤然唾棄凶險恥辱的「中國」標籤。

凝緣
傳媒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