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Oct 2011, 17:18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報上小小一段新聞,標題是「各政黨清算曾蔭權」,讀之樂了半天。這就叫「牆倒眾人推」。

「各政黨」,自然包括自己友,當年煲呔一句「親疏有別」,自己友就是「親」。如今,一清算起來,原來班友根本個個無本心,「親疏一個樣」。煲呔午夜夢迴,不知會內心滴血否?

煲呔大勢已去,剩餘價值等於零,利用價值則還有一點,就是可以被混政治飯吃的人,拿來作墊腳布,狠狠踩上幾腳,在他身上撈撈最後一點政治汁,趕一趕罵煲呔潮流,好像也能為自己臉上貼點金。

可憐煲呔,一份工打出個「親者痛,仇者快」的結果,看着那班反口狂咬的「自己友」,心胸狹一點都活不下去。

人情冷暖,此時最清楚,是神是鬼,肉眼看得出。即使煲呔再不堪,我站在人道主義的立場上,就有點同情他。他真的是遇人不淑,被一群小人財色兼收了。

煲呔做財經起家,在被人「清算」之時,自己不知有沒有幫自己這幾年的「政治家」生涯埋單結算一下。

放着好好的英國爵士清福不享,昏了頭去做什麼特區首長,這宗買賣,簡直就像一個活得好好的牛頭角阿嬸中了倫敦金騙局圈套,事後回想,真是笨到家了!

(李純恩)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Oct 2011, 17:17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友人傳來一個叫「人在做,天在看」的網民日誌,記下在內地網站出現過的一些圖片和文字,每一段都重複寫着:「騰訊,請你別刪!我只是想讓大家看看。」但這日誌現在可能已被刪除了。

開頭兩幅圖,記下深圳一輛警車撞死一男童和男童的母親呼天搶地哭喊的情景,文字是:「深圳龍崗醫院的宿舍樓下,一名兩歲半的男童在玩耍時,被一輛巡邏警車先從前輪軋過,之後警車沒有停下,後輪又輾過男童的身體。 
 
這位「人民公僕」高聲叫嚷:『他在影響我執行公務!』」由此可見,小悅悅之死並非個別事件,引起全世界關注只是因為播出了那段閉路電視拍的短片而已。深圳男童更是被警車撞死,而撞死小童的警員以執行公務為由,對輾死人不以為意。

一幅照片拍下一位年輕的洋女子在路邊給躺在地上的中國老婦人餵瓶裝水,文字是:「一位中國的老人,在中國的土地上,不知什麼原因被中國人弄的摔倒在地。周圍的人沒有一個伸手去扶,而一個外國人……。我沒臉再說下去了。」因此早前報導西湖一名外國女遊客跳下水救中國女子也不是偶然事件。

兩張電視畫面下載的圖片,是廣東省公安廳副廳長的講話:「我現在還不知道哪一個國家比我們國家的網絡更開放」。網民的回應是:「至於你們開放不開放,反正我是開放了!」

以下一段純文字:有人問保山市長吳松,「你做過雲南大學校長,和做市長有差別嗎?」「有啊,」吳松笑了,「做校長,你說得再對,教授們也可能說你錯了,因為真理是相對的;做市長,你說得再錯,聽者肯定說你對,因為權力是絕對的。」好官。

(李怡)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Oct 2011, 17:16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近日有兩個最底層的小人物成了輿論焦點,一個是拾荒婆陳賢妹,另一個是山東臨沂的盲人陳光誠。

陳賢妹事迹不必細述,她和那十八途人都令當局大為尷尬,麻木冷漠的世相誠係社會潰爛的膿液,拾荒婆卻褫奪了黨和政府的光環,更懊惱的是,賜予獎金她又不要,還遁回清遠老家,欲在社會主義道德牌坊鐫刻其名而不得。
 
她返鄉後,當地政府之大事表彰,真是滑稽至極,稱她「為清遠爭光」。此情此景,就象李娜脫離國家體制當個體戶,卻拿了法網冠軍,忽而成了國家英雄。

三八紅旗手之類的頭銜,你不要也不行,眼見未來全國政協委員也虛席以待。卻要問,赤貧的陳賢妹帶着小孫女離鄉背井去撿破爛,怎會為清遠爭光?又如何為盛世增色?

接下來說到盲人陳光誠,他知名於世並非始於今日,他因揭露臨沂政府野蠻的計劃生育而被判刑,刑滿釋放後一直被監視居住,夫婦被禁足出門,窮困的沂蒙山區因之領受了巨額維穩費,並擁有尖端電子設備,就是截斷這一家人的手機信號。

陳光誠夫婦屢被抄家和毆打,小女兒也處於半失學狀態。某次只緣雷擊破壞了當局儀器的屏蔽功能,陳光誠得機打出電話,暴怒的鎮長帶隊對陳夫婦毆打長達四小時,世人有必要記住鎮長名字,數次暴打陳光誠都由他領頭,此人叫張健。

陳光誠一家的遭遇,引起越來越多網民關注和同情,並發起了一波又一波聲援行動,參與者不乏知識分子和傳媒人。他們探訪每次都被當局暴力驅逐,其中一位憑良心加入聲援行列的新華社記者還被撤職。

然而探訪網民前赴後繼,他們先遭警察搜身和恐嚇,其後更有關隘重重,最堅如磐石的防線由幾十名赳赳武夫把守,全天候給陳家站崗,生人勿近,他們出重手毫不留情,聲援探訪者只要進入最後禁區,無不被飽以老拳。

這些是黑道人物?是鄉丁民團?是受人錢財與人消災的打手?反正和張鎮長帶隊入屋毆打陳光誠夫婦的是同一夥人。

由此可見,陳光誠的不幸,反倒養肥了吃維穩費的一群蛀蟲,從臨沂地區到沂南縣再到雙堠鎮,官員先割下大塊肥肉,維穩辦又多養一堆公務員,至於編外僱傭打手,只是吃殘羮剩飯的角色。

儘管如此,探訪陳光誠的網民依然絡繹於途,如此事態自會層層上報,最高層了如指掌,卻鐵了心要彈壓。在這個遍地臣民的專制國家,這些聲援者就是未來的現代公民,豈容他們有存活和伸展空間,甚至不能留下一絲微茫的希望。
 
筆者今春寫過一首詩,抒發對這位盲人成為國家公敵的感慨─「梁山早屬祝家莊,羽檄猶飛白虎堂。惟魯聚文齊聚俠,盲詞村鼓涉興亡。」

孔捷生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Oct 2011, 17:15 PM | ⊙⊙ 古靈精怪 | (5 Reads)

Picture
老虎提爪與女孩玩「拍拍手」。

猛虎也有溫柔時。在美國華盛頓州美洲獅山動物園,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女孩,貼着玻璃窗要看看 370磅重的孟加拉虎「泰姬」( Taj)時,窗另一邊的泰姬走到女孩面前,狀似要張牙舞爪向女孩展示虎威之際,卻大顯溫柔。

在女孩跟前與她面對面相對而視,之後將一邊面頰往女孩面前的窗上擦,像要親親女孩一樣,更提爪與女孩玩「拍拍手」。

女童興奮走回母親旁
女童與泰姬交流後,像交了新朋友般興奮,拍着手走回母親身旁。在園內參觀的丹尼爾斯( Dyrk Daniels)看到這一幕溫馨場面,立即拿相機捕捉下來。
 
丹尼爾斯說,最初擔心泰姬會把女童嚇壞,令她一世有心理陰影,但見到泰姬對女孩憐惜有加,只覺非夷所思,說從未見過老虎如此溫柔。英國《星期日郵報》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Oct 2011, 17:13 PM | ⊙⊙ 古靈精怪 | (43 Reads)

「哈囉喂」,「嘩鬼」、「百厭鬼」今晚出籠,但想撞真鬼,請入住猛鬼酒店。酒店訂房網站 Hotel.com趁哈囉喂,列出世界十大猛鬼酒店,台北君悅酒店( Grand Hyatt Hotel圖)赫然上榜,排第十。

網站聲稱,台北居民都知道君悅超猛鬼,傳聞君悅建於日據年代政治監獄舊址,當年不少囚犯被處決,陰魂不散,所以酒店大廳都有符咒辟邪。但君悅發言人稱沒聽過鬧鬼。

最猛鬼的則是英國倫敦朗廷酒店( Langham Hotel), 140年歷史,不少名人住過,現身鬼魂同樣大有身份,包括拿破崙三世和在酒店跳樓自殺的德國王子, 333號房是鬼魂最愛出沒的房間。

排第二的澳洲悉尼羅素酒店( Russell Hotel),傳聞有殖民年代水手鬼魂窺看房客入睡,流連走廊又突然消失。

第三是美國聖迭戈科羅納多酒店( Hotel del Coronado), 1892年一名陳屍該酒店的女子化成猛鬼。第四是加拿大費爾蒙班夫溫泉酒店( Fairmont Banff Springs),盛傳有鬼員工繼續在大廳侍客。

很邪很驚?那麼撞撞艷鬼吧。排第六的美國荷李活羅斯福酒店,傳有瑪麗蓮夢露等荷李活名人鬼魂出沒。路透社

台北君悅夠猛 韓女換房喪喊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