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Sep 2011, 16:22 PM | ◎ 時文散文 | (8 Reads)

港府當初敲鑼打鼓成立關愛基金,沒想到這個關愛基金如今竟淪為專為港府補鑊的百搭基金,資助清貧學生遊學靠它,向新移民派錢也靠它,津貼劏房住戶搬遷還是靠它。

關愛基金轄下福利小組建議,向接獲政府遷拆令的工廈或私樓劏房住戶發放搬遷津貼,暫定與社會福利署向綜援戶發放的金額相若,預料超過六千人受惠。向經濟困難的劏房住戶伸出援手,本來無可厚非,問題是,他們可以搬到哪裏呢?

歸根究柢,香港之所以有大量市民居住於環境惡劣的劏房,根本原因在於當局的房屋以及人口政策失當,這些根本的問題不解決,津貼劏房住戶搬遷又有甚麼用呢?

事實上,樓價不斷飆升,租金水漲船高,包括新移民在內的不少基層家庭上公屋無望,又付不起私樓昂貴租金,劏房成為他們沒有選擇中的選擇,即使獲得搬遷津貼,恐怕也只能由這個劏房搬到另一個劏房。

當局只顧取締非法劏房,卻沒有同時解決這批居民的安置問題,對於劏房住戶而言,搬遷津貼實乃「迫遷津貼」。

從一滴水可以看穿整個世界,本港劏房問題長年無法解決,不但反映房屋政策上的錯失,更暴露港府全無人口政策可言。

眾所周知,每年皆有數萬名內地人持單程證來港,對本地人口結構造成極大影響,由於這些新移民不少是低學歷、低技術人士,難免為香港帶來就業、房屋、醫療、教育及福利等負擔,引發種種社會問題。

其實每年來港新移民的數量基本固定,只要當局有適當的規劃,制訂完善的人口政策,問題完全可以解決。

尤其是在本地出生率低落的今日,當局為新移民提供適當支援,幫助他們融入社會,既可成為勞動市場的生力軍,更可有效紓緩人口老化。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當局○三年已展開人口政策研究,惟至今仍在空談階段,完全無所作為。

人口政策至今仍在紙上談兵,新移民問題長期沒法解決,香港又要面對內地孕婦爭相來港產子的問題。

以每年數萬人速度遞增的「港產內地嬰」,日後一旦大量回流本港,勢必對各個政策範疇帶來沉重壓力。而最令人頭痛的是,到底有多少「港產內地嬰」會回流香港、何時回流,根本沒有人知道,當局也只能靠估而已。

凡事豫則立,不豫則廢。香港的人口結構日益複雜,存在許多不可預測的因素,為人口政策帶來極大挑戰。如果當局不能未雨綢繆,在就業、房屋、醫療、教育及福利等方面作出應變之策,將來勢必後悔莫及。

令人遺憾的是,夕陽政府得過且過,根本無心制訂長遠人口政策,面對錯綜複雜的社會問題,他們只好藥石亂投,以類似津貼劏房住戶搬遷這種小恩小惠來虛應故事,敷衍民意。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Sep 2011, 16:21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臨近十一,叫八十後不要再怨的老闆界,爭相在各個社團慶祝活動中舉杯蒲頭。這樣的照片迫爆《文匯報》。

燒煙花的國慶酒會中,與會者飲大兩杯,評彈後生仔,形容身家不及他們千分一個零頭的打工仔,顧住 hea,冇份工打得長。口吻不像長輩教孫,而係百分百老闆睇下屬,無個睇得順眼,樣樣挑剔。

老闆嘴臉,在跟西環要角來個大合照前,五官即刻變陣。泊住阿乜辦,挑通眼眉,這些愛國才俊,貴人賢達,泛了一臉孔油光,精叻的表情告訴你,他們離開上京邀功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愛國餅仔派硬了,可以斷定,就算是狗餅,也會感動全城,到時,熱烈祝賀阿乜誰當選的全版廣告,又會登「牆」。

八十後能不怨?不,不止八十後,香港早已是亞洲榜首怨城。怨地產霸權,超市壟斷,大氣電波縮窒,網絡審查,名牌奴役,娛樂低智,飲食明星效應,公交擾民,醫療服務節流草率,教育界超現實炮製通街怪獸……

八十後一路走來,忽然在孫中山大幅海報下停住腳步。百年辛亥革命要讓路十一,V煞罩面要收監,這樣,索性孤注一宅申請綜援好了。不怨,白不怨。

(陳也)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Sep 2011, 16:20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二十一世紀,是不是所謂中國人的世紀?越來越多中國人相信是。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的世紀」此一命題,資料不足,有很大的語言謬誤。由於廉價勞工、T恤牛仔褲輸出,多一點補充:「二十一世紀是中國人 GDP的世紀」,恐怕沒有錯。

但是,什麼叫「×國人的世紀」?一般說,十九世紀是英國人的世紀,十八世紀是荷蘭人的世紀,十六世紀是西班牙人的世紀,指的是這些人在這般世紀裏有創意的發明,為世界確立了文明的新規章,率領人類世界更自由和快樂,而不是把人類倒退推向禁錮、專制、悲慘、黑暗。

一個國家對人類的進化歷史有此等貢獻的,方有資格把這一百年為他留座,尊之為「×國人的世紀」。

GDP是貿易數據,不是人文的價值,何況T恤、牛仔褲、電器,無一是自己的發明。人家拿着圖樣來,用你的廉價人力來縫嵌製造, Made In China,不是 Designed by China,這一點,我十多年前就講過。

蓋茨、喬布斯、史匹堡,都在一個自由民主的環境長大,在創意教育的環境中長大,不是在一個集體服從、專權禁錮的環境中長大,這是其一。

中國人社會缺乏悠閒的環境,小孩子填鴨教育辛苦,中國人不懂悠閒,連同其子女,也只知「勤有功、戲無益」,這是其二。

英國的牛頓,是在一棵蘋果樹下閒着時,看到蘋果下墜,才悟出物理定律的。英國的瓦特,也是在閒着的時候,看燒開水,看出了蒸汽物理的大名堂。中國式的教育把「勤」和「戲」採取二元的對立,有此即無彼,很幼稚的觀念,註定沒有發明家,此其三。

二十一世紀是誰的世紀?看看中國人財產轉移的方向,子女送出去受教育的方向,集體飢渴伸手搶奪名牌的方向,就知道二十一世紀,很穩當的,還是西方的世紀。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Sep 2011, 16:18 PM | ∞ 一人一故事 | (3 Reads)

Picture

133,590分之 1的機會,給這個英國家庭趕上了。

2005年 9月 20日,瓊斯家庭迎接首位男嬰基倫;三年後的同一天,同一家醫院,弟弟卡登出生;今年,三子凱爾居然也趕在同一天同一家醫院,甚至同一間病房來到世上,三兄弟已準備好每年一起慶祝生辰。

三兄弟在同一天出生的情況甚為罕見,機會率是 133,590分之1。父母難以置信,長子和三子的預產期本為 9月 24日,但最終都在同一天分娩,爸爸相信是命中注定。英國《太陽報》

串燒 3兄弟慶生認真貴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