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1, 22:14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多年前廣東省生產總值首次超越香港,港府不屑一顧,指廣東人口比香港多出很多倍,總產值超過香港並不稀奇。不過,如果有一日廣東人均生產總值也超過香港,港府又將如何解釋呢?

廣東省經濟全面超越香港的那一天,其實並不遙遠。智經研究中心發表報告指出,廣東將在國家「十二五」規劃期間實現經濟戰略轉型,推算廣州及深圳未來十年的人均產值將超過香港。

這個推算是有根據的,香港回歸時,內地人均生產總值僅及香港約三十分之一,如今廣州和深圳人均產值已達到香港的一半,按此發展速度,深圳、廣州後來居上,也許還要不了十年時間。

研究報告警告,廣東經濟產業結構戰略轉型對香港帶來種種挑戰,香港產業必須作出調整才能適應形勢的轉變。事實上,過去三十年,香港一直是內地最大的外商直接投資者。

現時珠三角已積累一定資本,對香港投資的依賴程度不斷減低,加上廣東將經濟重心由出口導向轉移至開拓國內市場,令過往港粵之間「前店後廠」的外銷型產業鏈難以維繫。

最終造成粵港產業「離心力」加劇、廣東先進產業「去香港化」、香港「缺位」高新產業合作、現代服務業合作「競爭化」、產品及服務市場「國內化」等五大危機。

香港愈來愈邊緣化,已是不爭的事實。港府驕傲自大,蹉跎歲月,以致香港原地踏步,經濟轉型一直停留在紙上談兵,既欠缺重型產業,也沒有相關管理經驗,連碩果僅存的四大經濟支柱也搖搖欲墜。

而廣東近年重點擴大鋼鐵、汽車、船舶、石化等產業的發展規模,並加速發展電子資訊、生物、環保、新能源、海洋等高技術產業。在這種情況下,香港拿甚麼跟別人合作呢?憑甚麼分一杯羹呢?

金融海嘯後,港府曾煞有介事提出發展六大優勢產業,無奈說多過做,至今並無寸進。就以近年內地孕婦湧港產子來說,本來是發展醫療產業的好機會。

可惜本港病床、醫生、護士人手緊缺,配套跟不上,商機變成危機。所謂教育產業亦是如此,連學生住宿等最基本問題都解決不了,遑論發展亞洲教育樞紐。

港府胡混度日,一事無成,導致香港地位不斷衰落。回歸之初,人們愛將香港與新加坡相提並論,等到新加坡將香港遠遠拋在後面,香港只好轉而跟上海比較。

如今上海大有後發先至之勢,香港只能再次降級跟廣州與深圳相比。十年之後,當廣州與深圳亦將香港拋在後面,香港又去跟誰比較呢?

沉舟側畔千帆過,病樹前頭萬木春。內地城市卯足幹勁埋頭發展,香港卻陷在政治泥沼難以自拔,自甘墮落。香港的前途恐怕只有兩個,要麼變回以前的小漁村,要麼被廣東吞併,成為廣東轄下的一個城市。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1, 22:13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著名健身中心被投訴,顧客本打算花 80元購下一個月試用會籍,但被職員帶至一角不斷游說,經數小時疲勞轟炸後,竟簽下七年長約被逼刷卡 4.7萬元。

何以她當時不拒絕?失去自由嗎?職員以武器或暴力威脅?殺你全家?催眠有術迷迷糊糊就範?花費八十元變了四萬多回家後才「醒悟」?──這都是不解之謎。類似事件經常發生,若非當事人儍了,便是職員太高明。

街頭招徠之術專攻人貪念,以優惠卡擦擦卡來吸引,「肯定中獎」延入加以宰割,直行直過便不會上當。

某日見到一張,大字印着「每月$888任跳」,消脂瘦身專人督促?近千元一月有人問津嗎?在家大跳特跳一樣可減肥,這方寸位置「租金」真貴。

運動靠自律,誰肯付費讓人監察、禁錮、限制自由、服從指令。若愛此方式,找警隊一哥當教練吧──當然,一哥放完大假又要到立法會接受公審,太忙了,由同屬「卧底出身」扶搖直上的 Laughing Sir代替就好了。若是,定客似雲來。
 
(李碧華)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1, 22:12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在這幾年,政府官員為了替自己的劣政辯護,都不惜在議會或事務委員會提供誤導性答案,甚至說謊。只不過,香港人一般都不會即時發現高官說謊,或技術上不容易找到高官說謊的證據。

但這次曾偉雄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前,就李克強訪港時的無理安排的辯解,不但有悖常理,而且同時受到 now新聞台、港大,以及港大學生反駁。

因市民沒追究,以往政府官員對議會說謊沒有後果。但事實上,這是刑事罪行,根據《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第十八條(一)款,任何人,在訊問過程中,蓄意給予立法會或任何屬下委員會虛假回答,最高可被判監兩年。

而根據同一條(二),向立法會或屬下委員會提交失實文件,意圖欺騙立法會,就可以被判一年監禁。

曾偉雄沒有理由不知道第十八條這一法例,他向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說謊很可能已經違反有關法律,而知法犯法,可謂罪加一等。

身為執法機關首長,有知法犯法之嫌,危害香港執法機構的威信。因此,筆者懇請曾偉雄退下去,或有市民舉報有關案件後,他本人暫時停職接受調查,以昭公信。

否則一場由李克強刮起的風暴,將足以令香港原有制度一夜崩潰。
 
黃世澤 時事評論員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1, 22:10 PM | ◎ 時文散文 | (2 Reads)

現實比小說更離奇,也更荒謬。溫州撞車,鐵道部發言人的名言名句:「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瘋傳全國,成為內地官僚睜眼瞎話,公開說謊的典型官場現形記。

做夢也想不到,幾個月後,竟然像倒模一樣,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重演。「同事見到個黑影,佢本能反應就係用隻手擋格,同事隻手,就卡住喺呢位後來證實係記者嘅攝影機度。」

警務處長曾偉雄如此這般解釋疑似警務人員遮擋電視台記者鏡頭事件,氣定神閒信心十足的表情,像在對你說:「至於你們信不信?我反正信了」,實在叫人忍俊不禁,無法不封曾處長為新一代冷面笑匠。
 
警務處長說謊不臉紅
電視新聞片段分明看見有疑似警員既遮擋又拍打鏡頭,企圖阻止記者拍攝穿六四T恤男子被粗暴抬走的經過。電視台記者證實,阻擋採訪的人,不只一個,而是兩個,十足內地公安的手法。

至於那位G4彪形大漢的手,如何能卡在電視台攝錄機之中,這種技術要訓練多久才能成功,一哥不妨找個夥計當場示範,以釋公眾疑團。笑過以後,冷靜下來,卻令人不寒而慄。

堂堂一個警務處長,特區主要官員,竟然在立法會殿堂上,編造這種連三歲小孩也騙不過的故事,說起來竟又可以臉不紅心不跳。如果曾偉雄是受下屬欺瞞,令他出醜,反映他連最基本的調查和判斷能力都缺乏。

找部電視台攝錄機試試自己的手如何給卡住,看看下屬的滙報是否違反邏輯,不就可以避免貽笑全港嗎?如果他是為了脫身而公然說謊,曾偉雄,你下台吧!

舉一反三,曾處長在立法會就其他保安事務的解釋,你們信不信?反正香港市民就不信了:「警方沒有禁錮示威大學生,他們可以自由出入」。

「港大主動要求擴大保安區,一切安排與港大磋商達成」;「麗港城居民情緒激動,待他平靜後警員向他出示證件」……已被當事人和港大校方,一一反駁得體無完膚了。

港人應有權利受威脅
由曾蔭權讚賞警隊對李克強的保安「恰當而專業」,唐英年視人權自由「完全是垃圾」,到曾偉雄那種強詞奪理指鹿為馬,除了是特區管治班子自甘墮落,只能用謊言來撐住自己的面子外。

也反映了回歸十四年,港人珍視的人權法治,民主自由,已由這幫急着獻媚,急着要中港融合,急着要人心回歸的「賣港賊」犧牲斷送了。

慶幸的是,香港人沒有視而不見,沒有麻痹大意。當權力介入了港人的自由,觸動到我們的神經,超越了我們最大限度的底線,我們不能再容忍了。

我們的過路權、穿衣權、口號權、表達權、抗議權、採訪權、報道權……已受到生死存亡的威脅,我們憤怒了,不能再靜觀其變坐以待斃了,別無選擇,只能反抗。

這個星期的發展是關鍵的,港大校方對保安事故的回應,傳媒團體與警方和唐英年的會晤結果,都在在影響着我們和我們下一代的人權自由,千萬不能掉以輕心。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Aug 2011, 22:09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據說,特首曾蔭權先生的書架有整整兩層放滿了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的回憶錄、訪談錄……。

曾特首擁有這許多新加坡國父的書倒不是因為他特別崇拜、仰慕李光耀,大概也不是因為要想向李光耀「抄橋」,而是因為來訪問香港及跟他會面的新加坡政商要員都愛拿李先生的書作手信。幾年累積下來,李光耀的書便堆滿了書架的一角。

李光耀治國講求事事關心,處處伸手,跟崇尚自由開放、積極不干預的香港有點南轅北轍,他的管治理念未必有太大參考價值。不過,新加坡幾十年來發展「組屋」的成功經驗。

新加坡令九成國民擁有寬敞自置居所的成就始終讓人羨慕不已。特別對曾特首來說,房屋問題已成為香港的主要社會矛盾,已成為他落任前最燙手的山芋。

弄得不好的話,明年六月三十日他謝幕時肯定成為過街老鼠,人人喊打。未來幾星期曾特首將會撰寫他的最後一份施政報告,也許他會一邊寫一邊羨慕李光耀能成功解決住屋這個重大的民生難題。

只是,羨慕歸羨慕,曾特首大概也明白香港沒有條件走新加坡的路,短期內他需要考慮的是應否復建居屋,以及興建多少居屋單位。

事實上從諮詢的情況看來,復建居屋幾乎已成各黨各派一致的訴求,不管是保皇派議員或泛民主派政黨都把居屋列在要求清單上,要特區政府接受。曾特首不接受或不回應的話很容易變成「政治自殺」!

我們對復建居屋一直有保留,認為這項政策成本高但效果有限,又容易陷入尾大不掉的困境,加上幫助的對象不清不楚,曾特首及特區政府不應為了怕政治麻煩或一時掌聲而輕率決定復建居屋。

先說為誰建居屋的問題。過往開展居者有其屋計劃是為了讓公屋戶改善居住環境,搬到較寬敞的居屋,並騰出公屋單位讓輪候公屋的市民可以加快上樓。

此所以過往的居屋計劃往往讓公屋戶優先選購,白表的私人住宅住戶只佔少數。可是,現時公屋輪候時間已大大縮短至三年以下,選擇新界西北區公屋的申請人更可以在兩年多左右分配到單位。

這顯然已令居屋換公屋的需求不再存在。另一方面,私樓居民申請居屋有嚴格的入息及資產限制,家庭月入三萬元已基本上不符合資格。換言之,復建居屋最受惠的可能是交市值租金的公屋富戶而不是在私樓捱貴租的中產家庭。

此外,興建居屋需時極長。從開始規劃到找尋合適土地到平整地盤到樓宇落成入伙起碼要花七年時間。也就是說,即使曾特首十月拍板復建居屋,第一批單位也要在二○一八年才真正進入市場,才讓市民居住。

經過這樣長的時間,樓市、經濟狀況可能出現重大變化,過高的樓價也許已回落至合理水平,樓價長升長有的迷思也許再次被打破,私人樓宇再不是可望不可即的稀有貨品。

到時候,有種種行政、財務規限的居屋將會成為次貨,吸引不到買家,甚至被長期丟空,無人問津。因停售居屋而丟空的貨尾單位就要好幾年才賣清,出售前政府還要花大筆公帑作維修保養。這樣的浪費,真的合理嗎?真的是善用資源嗎?

更重要的是,政府是頭巨型恐龍,轉身不容易,應變更是論論盡盡。它一旦進入樓市,復建居屋,要再因經濟、社會變遷而退市將非常困難,並會造成巨大的扭曲及浪費。

算來算去,居屋都是成本高效用成疑的措施,還是不復建的好。
 
(盧峯)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