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7th Jun 2011, 16:14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財政司司長曾俊華不愧是惹火人物,不論他走到哪裏,示威者總是如影隨形。曾俊華昨日出席龍舟競渡活動再遭多個團體狙擊,有人向他贈送「應節禮品」鹹肉糉。
 
諷刺他捲入利益輸送醜聞卻不敢公開交代是「無種」;有人批評他遲遲無法兌現派錢六千元的承諾,是亂開空頭支票。很明顯,曾俊華已淪為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

財政預算案因扶貧紓困不力激起全城憤怒,曾俊華不得不答應向每位十八歲以上的永久居民派錢六千元,以疏導民怨。

然而,三個多月過去了,仍然只聞派錢聲,不見錢出來。派錢並不是新鮮事,更不是難事,澳門政府多次派錢,次次都派得很順暢,港府派錢卻難產,至今連派錢細節都沒有,真是咄咄怪事。

本港通脹正不斷升溫,港府早前亦已提高全年通脹預測,百物騰貴之下,基層市民生活苦不堪言,六千元雖然解決不了根本問題,至少可解燃眉之急,然而港府左度右度,瞻前顧後,到底要等到何日何時才兌現承諾呢?

這是因為曾俊華擔心派錢會進一步「刺激通脹」,抑或港府無視民間疾苦,所以繼續袖手旁觀?

市民忍無可忍,一而再、再而三敦促港府盡快派錢,日前就有示威者向曾俊華贈送沒有注明日期的空頭支票以及寓意「等到頸都長」的吹氣長頸鹿,揶揄當局派錢無期。

都說巧婦難為無米炊,曾俊華則是蠢官有米不成炊,大事不會做也就罷了,連派錢紓困這點小事都做不好,如此無能,怎能不激起民怨沸騰!

其實,曾俊華不僅無能,而且無種。前政府資訊科技總監葛輝點名指控曾俊華施壓,意圖操縱「網上學習支援計劃」的招標活動。

更指有關指令來自「比曾俊華高級的官員」,矛頭直指曾蔭權,而曾俊華則反駁葛輝的指控「荒謬」,這宗事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

為了還原真相,立法會今日召開特別會議討論有關事件,這本來是曾俊華自我澄清、釋除公眾疑慮的大好機會,誰知他竟然以「撞期」為由缺席會議,不敢與葛輝當堂對質。

以「撞期」為由拒絕出席立法會,不僅是藐視立法會,更是侮辱公眾智慧。平生不作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

曾俊華不敢公開交代,只能證明他心中有鬼,所謂港府「政治干預」招標程序企圖輸送利益的說法,似乎並非空穴來風。示威者諷刺曾俊華「無種」,恰是入木三分。
 
扶貧紓困無能,添煩添亂有術,醜聞纏身的曾俊華早已誠信破產。民意調查顯示,他的民望評分跌跌不休,低處未算低,不僅在三名司長中叨陪末席,在所有問責官員中也位居下流,說曾俊華是港府的負資產絕不為過。

在全球不少國家與地區陷入財困之際,港府庫房水浸,被人形容「肥到着不到襪」本來是一件好事。

可惜,香港同時有一個堪稱全球最無能、最涼薄的財爺,這是七百萬市民的不幸。正因為本港充斥這類濫竽充數的庸官,所以回歸後一直無運行。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7th Jun 2011, 16:13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今年六四響起了「沉默之聲」。 Simon& Garfunkel這對組合在六十年代唱紅的《 Sound of Silence》,被網民 Ronnie製作一段動畫,六四前後在網上瘋傳。

Ronnie希望香港人不要忘記六四,不要埋沒良知。六四夜晚 15萬人擠爆維園,顯示人們沒有把 22年前的事忘掉。

《 Sound of Silence》是我年輕時非常熟悉和喜愛的歌。旋律動人,歌詞含蓄又有深意。「沉默之聲」意味大眾或在壓制中或在盲目中的沉默,沉默的社會只知道盲目崇拜物質偶像( Neon god they made),沉默讓大眾以為一切都還是正常。

但作者說,沉默也是一種聲音,「沉默之聲」中,「我看到了數以萬計或者更多的人們/人們聊天而不談心/只用耳朵聽而非用心聆聽/人們寫着毫無感情分享的歌/沒有人敢去驚擾沉默之聲。」

作者說,「沉默像癌細胞一樣蔓延/仔細聽聽我能教你的/握住我伸出的手。/但我這些話像無聲的雨落下/在沉默的井裏發出回聲─」

沉默之聲在哪裏呢?「先知的箴言/寫在地下鐵的牆壁和廉價公寓的長廊裏/並且在沉默之聲中低迴不已─」

這首歌寫於六十年代,那時美國的民權運動風起雲湧,而掌權者和建制派則強調支持政府政策的是沉默的大多數。

Simon& Garfunkel唱起「沉默之聲」,警示不要以為大眾沉默就一切正常,當盲目崇拜物質成為一種偶像,沉默也就如癌細胞擴散那樣危險。這不正是今天中國的境況嗎?

實際上大眾在壓制中或在盲目中的沉默比當年美國可怕得太多了。美國有健全法制,有獨立媒體,因而有反省能力。民權運動使美國今天有了一個黑人總統。

「先知的箴言/寫在地下鐵的牆壁」,那就是塗鴉。香港近來最矚目的塗鴉,正是中國的先知箴言,它就是「艾未未」。
 
(李怡)


↖天煞疤臉孤星↗ | 7th Jun 2011, 16:12 PM | ◎ 時文散文 | (40 Reads)

中國男人對於「鬼妹」有情意結,這一點誰都知道。

鴉片戰爭、八國聯軍,一直數下來,中國男人想征服鬼妹,十之八九,其不可告人的目的,是想所謂的洗雪國恥。

以這等陰暗動機來「上鬼妹」,顯然有很大的屏障。鬼妹對列強侵華史毫無興趣,鬼妹不但比你更失憶,鬼妹只講浪漫的投契,不喜歡政治和歷史,中國留學男生一直 Handle不了鬼妹。

因而自覺受到洋人的所謂種族歧視,尤其看到中國女子一到紐約,三天兩夕的功夫,不必會說英語,也能泡到一個鬼佬火速上床。

中國留學生想泡鬼妹,膽子稍大一點的,是自願下廚,想為鬼妹燒一兩道中國菜。他們以為,金髮美女的愛情,可以循食道和腸胃來達致。

於是他們請鬼妹來寒舍,手忙腳亂,又是包餃子,又是蒸魚。鬼妹上門,看着這位中國的準男友像電視節目 Yan can cook的主角。

左手撒鹽花,右手切剁一盤大葱,三分出於禮貌,七分真的好奇,都會瞪大眼睛,如果是美國妹,她會叫: That looks great;如果是英國妹,會說: That's interesting。

溝鬼妹的伎倆多半僅止於此。因為在飯桌上,不可以中國烹調為唯一的話題。近十年來,鬼妹多重身材健康,多油偏煎炸的中國菜,在歐美日漸失寵。

比起法國烹調,中國菜色香味俱濃,只是不夠 Sexy。鬼妹喜歡一切 Sexy的事物,很可惜,這是中國男人基因的盲點。

中國菜之外,可不可以不要對着鬼妹講南沙羣島主權,或堅持西藏是中國的領土?不論閣下一腔帶京音的英語多流利。

這些話題在文明世界是趕客之作。但中國留學生除了中國菜和李小龍,與西方人士再無話題的交集,人出去得越多,錢也不少。

對於鬼妹,還停留在給錢購買性慾的層次,你看自己的女同胞,早就學會跟洋人唸荷李活文藝片的對白了。什麼是國恥,明擺着的,總之,不會是鴉片戰爭。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7th Jun 2011, 16:11 PM | ◎ 時文散文 | (1 Reads)

致德育及國民教育專責委員會李焯芬主席公開信:

晚上看電視,聽到李主席的金石良言,熱淚不覺盈眶。

您說,香港學生聰明,不信學生會被洗腦。我也是這麼想的,人的抵抗力這麼強,吃兩隻蒼蠅,死不了的。

就昨天,有個食客,指着湯裏的死蒼蠅,批評餐廳不乾淨,警告其他人說有損健康。

我這個人就這麼個壞習慣,脾氣好,面對批評,我理性、中立、和諧、心平氣和、一臉微笑地安慰他說:「不要緊的,這位大哥您長得健壯,抵抗力強,吃蒼蠅絕對死不了,蒼蠅肉還有蛋白質呢。」

誰知道那傢伙不領情,罵我像李焯芬滿口歪理。我書讀得少,當時還不知道李主席的豐功偉績,連三峽工程您也有份參與,現在想起來,把我跟李主席您比,過譽了。

那食客說,社會批評國民教育課程指引不鼓勵批判中國政府,一味灌輸「愛國」,但李主席卻回應說,香港學生聰明,而且有傳媒自由,學生不會被洗腦。

洗腦不成 不代表行為無害
主席確論,但那食客硬說學生會不會被洗腦,與該不該根據現有指引推行國民教育,邏輯上其實無關;說甚麼你開槍殺人,人家穿了避彈衣沒死,不代表你行為無害。

他批評主席您避談課程設計,轉移焦點。他這人就是見識少,國情一點不懂,思想極端。膨脹劑、瘦肉精,人吃了不會死;既然不會死,怕甚麼,既然客觀上毒不死你,總不能說我下毒嘛。

我跟他理論了半天,最後說,他的比喻也不對,湯裏有死蒼蠅,他不愛喝,去別家餐廳得了。

但國民教育,你孩子轉去別家學校,只要不是國際學校,還是要接受國民教育,你根本沒選擇,所以不能拿蒼蠅湯跟國民教育比。他想了想,說,也對,也就沒追究下去。

我是覓得李主席您這位知音了!我寫這封信,就是希望李主席您親自駁斥這些歪論,以正視聽。祝步步高昇!

侍應仔謹啟

侍應仔


↖天煞疤臉孤星↗ | 7th Jun 2011, 16:10 PM | ◎ 時文散文 | (20 Reads)

早前我校有幸邀請到范太來,發表了她一些想法。當學生問及有關維權人士時,她答覆的其中一句為「愛國就不應直斥其非」,更以朋友作例,指若朋友向你直斥,你們的關係最終會破碎。

對於范太的言論,我實在不敢苛同,我一向認為就因為我愛自己的國家,所以我才願意直斥其非。老實說,我對外國的關心程度確只是非常表面,完全不及我對中國的十分之一。

難道願意花時間探討自己國家的問題就是不愛國的表現嗎?難道願意冒着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的危險仍要尋找死難者名單是不愛國的表現嗎?如果這是真的,我想政協、人大等便一定十分愛國了。

范徐麗泰論點荒謬
若這理論是成立的,那經常指罵我們的父母亦是不愛我們的,因他們都直斥我們的不足。稍會動腦筋的人都會想到這個論點的荒謬之處,但這話卻是出自我們的人大常委范徐麗泰女士之口。

她說這話的目的,可說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就是希望我們這些「不愛國」的人盡快收聲,讓中央能建造一個「和諧」社會,不再有任何異見聲音,永遠一言堂,令所有人變成他們心目中的愛國人士。

卓健儀
自由撰稿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