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Jun 2011, 16:59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海面撈起女屍,身份不詳,但手腕寫着:做不成香港人,願做香港的鬼。誰人癡心若此?李碧華肯定有興趣 follow。

周局長剛剛宣佈要向搶床的內地孕婦截龍,不能來香港生孩子的同胞阿嫂,會不會產中抑鬱,怨恨肚裏那個小傢伙。

明明能夠來香港落戶,卻遭局長「被失蹤」,一時傷心過度,索性讓做不成香港人的大小兩條性命,做得成香港的鬼……?

其實做香港的鬼也不容易,陰宅都給炒起了,山墳原來竟然有山寨版,先人下葬了十幾年,最近才發現根本是亂霸官地,當日做買賣那位殯儀經紀,分明呃鬼!

還有驕人的亞洲國際都會裏頭的棺材房,業主計過,深水埗棺材房的呎價貴過四叔名下的天匯,甚至拋離山頂獨立屋,可算是曾特首治下一枝獨秀、長瞓長有的房產佳績。

棺材房不是墳穴,住客是活人,每天往棺材房一躺,等於做了一天香港的鬼。做鬼要納租,假若斷租,棺材即刻換鎖,連鬼也做不成。

香港地,人鬼都難做,港孩最爆的志願,是做a憤怒鳥,b蛋撻。

(陳也)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Jun 2011, 16:58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艾未未出獄後反覆向傳媒致歉:對不起,我不能接受採訪。但聽到慈母深情描述,獲知了香港市民兩個多月堅持不懈的聲援,他坐不住了。

第二天,冒着觸怒當局的凶險,艾大俠透過外媒電台吐露心聲:「香港(雖然)是一個華人世界,但確實又是一個非常有理性非常有良知的社會,我很感動,每個人每一點付出,我有必要表示尊敬和感謝。」

和維園燭海的濤聲一樣,這位國際頂級人權英雄的激情禮讚,全世界都聽見了。香港人,你不感到自豪嗎?

明天是七一,是中共胡亂為自己定的生日(一九二一年七月一日無事發生)。九十歲賀壽片《建黨偉業》中,只見一眾創黨代表揑緊拳頭反覆高呼: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越呼越激昂,直情停不住口。

凸顯志在世界革命的中共胸中全無祖國。但到了九七年,卻又把香港回歸和他的生日拴在一起,莫名其妙地「回歸」到封建王朝擴疆收地為榮窠臼。

對於港人來說,回歸祖國等同重陷鐵幕。但「形勢比人強」奪魂幡下,最初五年民情迷茫、沮喪。每逢七一,慶祝回歸人丁固然單薄,抗議示威者更少,○二年僅三百人。

但誠如艾未未感受,港人雖屬華人,卻是一群特殊的華人。一方面,八成市民是四九年後通過種種合法、非法途徑,千方百計逃離大陸者及其後代。

識共、恐共口耳相傳。同時,百年英治普世價值種子深植心田,鑄成了若干不容逾越的人權底線。

因此當北京主僕步步進逼,○三年揮來廿三條屠刀時,五十萬人潮轟然一聲平地起。結局是屠刀黯然入鞘。港人驚喜之餘頓悟:打開大門的紫禁城,諸多利益掣肘下早喪失了肆無忌憚的本錢。

只要告別英治太平時養成的政治冷感,眾志成城齊出聲,就可阻嚇虎視眈眈者的蠶食、鯨吞。從而樂此不疲,開創了兩制狹縫中捍衞人權的七一「建港偉業」。

既非大陸北韓冰雪滿天,又非歐美日本陽光普照,乍陰還晴的香港,盛夏熱風中年年有今日。七月一,民主示威「建港偉業」日,七月一,獨裁祭祀「建黨偉業」日,兩相碰撞,撞出了近代史一道耀眼的風景。

世界注目敬佩,艾未未丁子霖落淚。百多年來,香港何時贏得過如此輝煌的榮耀!每年一撞,最終誰贏誰輸呢?毛主席教導我們:「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的。」
 
(《論十大關係》)溫總理教導我們:「未來的中國必將是一個民主的國家。」觀塘順嫂教導我們:使乜講。

所以,各位街坊,明日維園見,請加入「建港偉業」大軍,乘民陣上訴得直、補選鐵案縮沙的東風,聲援大陸同胞,譴責一黨獨裁。

當然,身邊的惡奴更要萬炮齊轟,知不知嘉定三屠元凶並非滿人,而是冷血的前朝貳臣。

凝緣
傳媒人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Jun 2011, 16:58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香港的消費者委員會,專門管「貨不對辦」的顧客投訴:一件貨包裝與內容不對,消委會就會出來主持公道。

電影的譯名,與主題內容不相稱,不知有沒有得投訴?像「驚殺大陰謀」,聽上去,像動作、懸疑、偵探,好像 Online Game遊戲的感覺。講林肯刺殺案。

哪知進了場,原來主題嚴肅,對白知識份子,處境哲理,林肯一出場就明白的死了,是誰幹的,也很清楚,戲講的原來是其中一個逃犯的母親,犯了窩藏罪,軍法論審,判處死刑,律師說不對,應該以民事法庭審訊。

一百二十分鐘的戲,只爭論這一點,以及中年女主角到底有沒有罪。一齣探討人權、歷史、哲學的辯論的好戲,發行商怕沒人看,遷就香港市場─也就是迎合香港特色的民智,故意用一個讓大家以為「有睇頭」的譯名。

歐美電影近年在香港上映,為了確保票房,發行商都要採用低 B一點的譯名:「皇上無話兒」、「醉爆伴郎團」、「撳錢闖情關」,一齣賽一齣惡俗。市場主導,不可以虧本,發行商沒有錯。

但是這類垃圾片名( Junk Titles),顯示了香港八九十後電影觀眾的「低智化」( Dumbing Down)─斯文一點的文藝戲,嫌「節奏太慢」;對白多一點的人性戲,嫌「悶」,看了之後要用大腦思考一點點的,嫌「深奧」。

遂有「驚殺大陰謀」這樣的戲名─驚煞一個不愛用腦子的市場回不了本,不如另取誤導的戲名,騙你進戲院再說,嫌對白多而悶,可以打呼嚕,冷氣是附加的享受,不收錢─這才是市場策略的大陰謀。

上一代的歐美喜劇,能在利舞台上映的,都有好名字:「花都奇遇結良緣」、「良宵花弄月」,還有一齣貓王皮禮士利的青春歌舞片「偎紅倚翠」,還有一部叫「青春華滿阿哥哥」,都是殖民地時代,人還像個人的端莊歲月。

但是你以為這樣的「市場」,不用腦子,皇上無話兒,就可以佔便宜?卻又偏偏不。

特府的「替補方案」,以為香港的八九十後都是「皇上無話兒」、「醉爆伴郎團」,或者官涌戲院「淫辱打樁機」那般思維的水準,卻又錯了。

即使是智障女童,色魔也不要想亂佔便宜吧。女童再低 B,也會出於本能,打你一巴掌的。香港這個地方好玩在這裏,小孩不笨,雖然都反智,到底是誰蠢一些?

(陶傑)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Jun 2011, 16:57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終於明白特首曾蔭權及他的班子為何民望屢創新低,為何越來越不得民心。單單是他們睜大眼講大話那副虛偽的臉孔已教人火冒三丈,想叫他們快點消失。

可不是麼!昨天曾特首第一次公開發言為剝奪市民選舉權的惡法護航。誰知他居然拿市民過橋,把明明是向北大人交心交差的惡法說成是按市民的訴求辦事。

指由於市民對去年的五區補選變相公投譁然才迅速提出惡法,才迅速推出所謂替補機制,以堵塞藉補選進行變相公投的「漏洞」。

不知道曾特首是不是成了納粹宣傳部長戈培爾的信徒,以為氣不喘、臉不紅地重複說謊就能騙過所有人。只知道謊言說上一百次、一千次依然是謊言,依然不可能讓市民信服,反而令人反感及不滿。

去年的五區補選變相公投的確引起不少爭議,投票率也不算高。但是正如大部份論者指出,五區補選投票率偏低是由於政府及建制派政黨杯葛,令選舉沒有任何競爭性,選民自然因此不熱衷參與投票。

假若北京及特區政府放手讓建制派政黨參選,來一場真正的比拼,投票率肯定飆升,肯定不會比定期的選舉遜色。換言之,投票率偏低反映的根本不是市民對五區補選有不滿,更不反映市民想放棄補選的權利。

對五區補選變相公投恨之刺骨、想去之而後快的其實是北京領導層,曾特首及他的官員不過是要逢迎討好北大人才悍然提出惡法。他們有甚麼理由把責任推在市民身上,硬屈市民想要一條剝奪自己選舉權的惡法呢?

負責硬推惡法的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的謊言同樣可笑又可恨。這位局長說,匆匆立惡法是為了在九月區議會選舉提名前讓所有候選人明白遊戲規則,不在事前諮詢是因為政府將在未來一年廣泛宣傳惡法及由此成立的替補機制。

可是,區議會選舉跟立法會該不該有補選是兩碼子的事,根本不能混為一談,更沒有理由因此而扭曲立法程序,拒絕作諮詢。

至於說因為要花一年時間宣傳替補機制所以要盡快立法更是荒謬可笑得驚人。任何立法特別是重要的立法都必須先蒐集市民意見再進行立法程序。

只有這樣才能因應市民的訴求修改法例條文,才能令法例切合市民的期望,才能讓市民真正參與立法程序。今次修改法例剝奪市民參與補選的權利是非常重要的立法,更需要市民及早參與,更需要讓市民有機會表達意見。

偏偏特區政府卻本末倒置,不肯花一天時間在事前徵集意見,卻可以花一年時間在事後進行宣傳。所謂時間緊迫,所謂沒有時間不是謊話連篇嗎?不是說明政府只想「霸王硬上弓」嗎?

曾蔭權、林瑞麟硬銷的是一條徹頭徹尾的惡法,是一條無故剝奪市民選舉權利的惡法,是一條違反《基本法》及人權法的惡法。這兩位先生居然還想用花言巧語、謊言騙市民支持惡法,製造市民自甘放棄權利的假象,實在無恥之極。

還好,市民不是儍瓜,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到明天,市民將會像○三年那樣以響亮的呼聲,以沉實的腳步聲把惡法打回頭,把惡法掃進歷史垃圾堆!
 
(盧峯)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Jun 2011, 16:55 PM | ㊣ 生物奇觀 | (7 Reads)

Picture

人人都會有不想起床的日子,但一覺醒來就一臉躁火,卻是這位貓大爺(圖)的本色,事實上牠整天都打着這張賭氣臉孔;如果主人弄出噪音,牠更會怒「睥」所有人,難怪主人喚牠做「壞脾氣先生」( Mr. Pip)。
 
8歲大的「壞脾氣先生」跟隨 65歲的奧頓太太,住在英國諾福克只有一年半,但奧頓已習慣牠的陰鬱個性。「牠不只看來氣鼓鼓,行為舉止也像是大家都得罪了牠一樣,最喜歡兇着臉怒視往來的狗。」奧頓笑說。

貓大爺討厭大風和寒冷,因此很期待夏天。「不過即使夏天到了,牠也是一臉激憤!但至少可出外,坐在最喜歡的樹蔭下。」奧頓說最初還以為牠生病不適,但醫生說牠身體健康,只是樣子長得煩躁罷了。英國《每日郵報》

躁底貓 見人怒睥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