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1, 14:35 PM | ◎ 時文散文 | (10 Reads)

古人說,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僭建醜聞愈揭愈多,愈揭愈臭,議員僭建,官員僭建,連曾蔭權亦捲入其中。高官權貴有樣學樣,知法犯法,不僅令港府管治威信蕩然無存,亦嚴重破壞了香港法治根基,回歸後亂七八糟,烏煙瘴氣,豈是無因!

本報踢爆,曾蔭權與其妻子九八年起共同持有的麥當勞道一個豪宅單位,原屬開放式的露台竟被巨型玻璃完全密封,並拉上厚厚的窗簾,與毗鄰單位原裝的露台形成強烈反差。

根據屋宇署的建築圖則,相關單位的設計明顯被改動過,是如假包換的僭建物。曾蔭權承認,屋宇署曾於二○○五年視察該廈,並於次年六月發信要求拆除其單位抽氣扇上的小簷篷及窗外的花架,但對於露台的玻璃窗,屋宇署並沒有要求處理。

其身不正 何以正人
其身不正,何以正人。曾蔭權以屋宇署沒有要求處理為由,對懷疑僭建物置之不理,直至被傳媒踢爆才聲稱會跟進,顯然是文過飾非,身為特區政府之首,他尚且有法不依,遑論其他官員及議員。

早前教育局局長孫明揚被揭發住所有僭建物,曾蔭權曾向傳媒發表聲明,指「行政長官亦已提醒各問責官員檢視他們所擁有的物業有沒有僭建物」,原來他有口話人,無口話自己,僭建者不是別人,正是他自己。

曾蔭權的誠信並非第一次受到質疑,年前他捲入慳電膽「益親家」醜聞,他沒有自我反省,反而指摘傳媒「無中生有、惡意中傷」、「企圖削弱市民對特區政府的信任」。

其實,來說是非者,便是是非人,「無中生有」的正是曾蔭權的僭建物,削弱港府威信的正是港府高官。人必自侮而後人侮之,如果不是港府本身有問題,施政何至於寸步難行,民望又何至於跌跌不休。

上枉下曲,上亂下逆。有人知法犯法,有人執法枉法,有人立法玩法,達官貴人紛紛加入「僭建聯」,難怪僭建物氾濫成災。最諷刺的是,港府高官自己僭建,卻口口聲聲打擊僭建,正如內地腐敗官員反腐敗,這不是很可笑嗎?

一葉知秋,僭建醜聞愈鬧愈大,除了顯示港府誠信破產,亦證明港府管治出了大問題。

遠的姑且不說,近期的管治亂象便令人嘆為觀止,擴建垃圾堆填區事件、財政預算案派錢爭議、港珠澳大橋環評風波、前高官指控港府政治干預上網學習支援計劃招標等等,五花八門,無奇不有。

最值得人們深思的是,港英時代也曾推出許多大型基建工程,當中不少涉及填海,從來沒有人提出質疑,為何回歸後司法覆核便沒完沒了呢?過去從來沒有高官敢挑戰港英當局的管治權威,為何回歸後港府窩裏反的鬧劇便無日無之呢?

事實上,正因港府無能,施政混亂,政客才有機會渾水摸魚,挑起各種政治爭拗,把香港攪得周天寒徹,永無寧日。

港英時代,本港公務員被稱為世界一流,回歸後,一流公務員迅速淪為九流,這不能不令人懷疑,他們是真的如此不濟,還是有人身在漢營心在曹,刻意添煩添亂,為「一國兩制」製造障礙。

港人治港 名不副實
綿綿不絕,必有亂結;纖纖不伐,必成妖孽。香港亂象叢生,日益沉淪,港府固然難辭其咎,中央政府也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鄧小平當年明確提出,「港人治港」主要是由愛國者治港,但現實卻是,治港者不是港英餘孽就是洋奴漢奸,愛國愛港有罪,反中亂港有賞,做漢奸的飛黃騰達,罵漢奸的被百般打壓,「港人治港」名不副實,怎能不亂?

香港「五十年不變」,指的是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不變,中央政府卻錯誤理解為「五十年不管」,對港英餘孽的倒行逆施視而不見。

對洋奴漢奸的胡作非為見而不理,以致回歸後政治內耗不斷,社會紛爭不已,管治危機揮之不去,事實證明,「五十年不管」換來的是「五十年沉淪」、「五十年滅亡」。

香港因緣際會,從小漁港發展成國際大都會,足足經歷了一百多年。可惜的是,百年繁華,春去也,更無消息。

日後的香港恐怕只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是重新輪迴,回到一百多年前的小漁港,供遊人憑弔;二是與深圳、珠海一樣,成為廣東一個城市,從此銷聲匿迹。

有人說,本屆政府時日無多,只要不發生大亂,就讓它自然終結算了。這只是一廂情願,愈是時日無多,愈容易出現大亂,再說,就算本屆政府能夠順利捱到夠鐘,它留下這麼多問題,埋下這麼多地雷,下屆政府又如何收拾呢?

可以肯定地說,如果中央政府不改變思維,繼續對香港放任不管,無論下任特首是誰,都無法阻止香港繼續亂下去、爛下去。

漢代大儒賈誼說:「抱火厝之積薪之下,而寢其上,火未及燃,因謂之安,偷安者也。」中央政府今日的偷安,換來的是香港日後的滅亡!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1, 14:34 PM | ◎ 時文散文 | (7 Reads)

在網上看到一條江豚的「眼淚」。研究人員檢查生死時,眼睛滲出晶瑩液體,如同流淚。這長江唯一受保護的哺乳類瀕臨絕種,感懷身世─因為六十年一遇的嚴重旱災。

長江中下游地區過去半年雨量少田地龜裂湖泊乾涸變成一片野草原,死魚死蝦死蟹腐爛發臭,逾五千萬人受災。

三峽儲水快耗盡了,村民們手持鐵鍬農具,湧進保護區抗議,人都不夠用,遷怒於江豚,所以在爭水求生的自然戰役中,江豚一滴急淚起不了太大作用,只是局外網民奢侈的悲憫─受災人早已欲哭無淚了。

鄱陽湖、洞庭湖……還有洪湖,富饒豐足風景秀麗。《洪湖赤衞隊》比文革樣板戲還早,三十年代初湘鄂工農紅軍與國民黨反動派及地主鬥爭的故事,即使今年「刮紅風」亦已落伍,台商和地主都不再是階級敵人了,但主題曲傳頌至今。

雖有點堆砌但很好聽:「洪湖水,浪呀嘛浪打浪,洪湖岸邊是家鄉。清早船兒去撒網,晚上回來魚滿艙。四處野鴨和菱藕,秋收滿畈稻穀香。人人都說天堂美,怎比我洪湖魚米鄉!」不知何時方有足夠的雨水,令之復活?
 
(李碧華)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1, 14:33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網癮比 H5N1和豬流感擴散得厲害,幾年下來,香港顯然已經淪為網癮疫區。到食肆商場「瀏覽」一下,從剛坐穩的嬰兒到他們染金毛的父母, OL到大學生,優皮族到厚皮懶肉的師奶和她們癡肥與臉容蒼白的孩子,都是網癮者。

手機能夠上網,周街都是網癮陷阱,想戒?假如教育專家有能耐,教曉家長,把孩子的網癮和自己的,一網打盡,保證這樣的戒網書,是過去所有親子育兒書的銷量總和的N倍。

作者不必牛津口音或者三個碩士銜頭兼在科大當教授,光是出書教人戒網癮,戒得甩,千秋萬代,就是許多家庭的再世恩人,家暴就能夠減少雙位數字的百分比。

香港真正河蟹,國民教育不必扯旗,庫房慳番幾億,幫屋宇署請保鏢護送入新界,拆掉革命鄉紳僭建的害人害己七層高丁屋,就夠功德無量!

勸家長平心靜氣疏導沉迷上網打機的教育專家,是白費苦心了。年輕人經唐司長一問,曉得自己永遠做不成第二個李嘉誠、買不到一層五百呎樓、

打不到曾特首和官員副局一份 done工、結不到婚(幻想被賭王幾個女「包」)、養不到一個小 JM(爭不到產床)……現實殘酷,惟有打機; game世界裏,人人可以林鄭,好打得,好霸權。
 
(陳也)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1, 14:32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內蒙古一向被視為經濟落後的內陸省分,但實情是,當地去年 GDP(國內生產總值)達 11,655億元,首次加入萬億元俱樂部,在內地 31個省分中居第 15位,人均 GDP更排在第 6位,高過廣東。

近年令內蒙經濟揚眉吐氣的是當地豐富的資源,主要是羊(羊絨)、煤(煤炭)、土(稀土)、氣(天然氣)。資源帶來暴富,但環境破壞、利益分配不均,勢必同時埋下社會衝突、民族衝突的隱患。

北京智囊機構──中國經濟研究院今年 3月曾發表報告,以人均可支配收入佔人均 GDP的比例,計算各省分 GDP的含金量或居民的幸福指數,結果,內蒙古排在榜末,倒數第二、第三位則為西藏、新疆。

從這個角度來看,在西藏、新疆相繼爆發民族衝突之後,內蒙古的局勢惡化已不令人意外,只是引爆衝突的導火索有所不同而已。

2008年,西藏拉薩三一四騷亂的導火索是小昭寺僧人準備上街抗議時遭武警圍堵,其背景主要是宗教、文化衝突。

2009年,新疆烏魯木齊七五騷亂的導火索是廣東韶關的漢族、維族工人械鬥,其背景主要是經濟利益衝突。今次,抗議浪潮席捲內蒙,導火索是西烏旗牧民被運煤車撞死,其背景與新疆較相似。

漢蒙利益難達平衡
其實,羊煤土氣的過度開發,對內蒙環境的破壞,對當地居民的危害,並非局限於蒙古族牧民。

就在西烏旗牧民莫日根被撞死後四日,同樣隸屬於錫林郭勒盟的阿巴嘎旗瑪尼圖煤礦也發生礦工與當地居民流血衝突,滿族居民閆文龍被煤礦鏟車撞死。

兩宗案件的疑兇都已被緝拿歸案,並被控故意殺人罪,但對於紓緩局勢緊張助益不大。

內蒙的大規模民族衝突一觸即發,當局的戒備只能防範一時,想長治久安,仍需致力平衡經濟發展與環境保護、平衡漢族與少數民族利益、平衡社會管治與言論自由。這些,恐怕不是內蒙官員所能決斷、所能實現的。
 
(李平)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1, 14:31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凡是香港人,必定記得○三年的五十萬人反廿三條大遊行。香港人對廿三條的恐懼,其來自有。每日的大陸新聞,又有多少維權人士和律師被拘禁。

不管公佈的理由是甚麼,只要扒開表面的屁話,底裏都離不開幾句:「煽動叛亂」、「顛覆國家」及「竊取國家機密」。但實情是這些反動罪名,多是他們有意無意之間踩到官員的尾巴招致。

試問被捕者有幾多真的是組織起來意圖推翻共產黨?大家心裏有數。換句說,廿三條這些所謂國家安全法,用途不是維護國家安全,而是巨大維穩機器中的一件重要部件。

當年的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極力推立廿三條,在七一大遊行後不久請辭,老董亦在○五年下台。若換成今日政府看待五區公投的邏輯,只有五十萬人上街,即是還有約六百五十萬人支持廿三條立法,何以法例最後被擱置?

因為當時的政府仍有一點廉恥,今日的曾蔭權漠視民意,講明「視民望如浮雲」。結果就是政府受西環力量支配、一眾庸官的拱衞下變得厚顏無恥,彷彿將一切違心說話當成咒語念上一千遍一萬遍,市民就會當成真理。

中共和特區政府都知道,若果現在推出廿三條,本來已經民望超低的特區政府肯定會立即被民怨吞噬,所以才不與民硬撼,將惡法肢解,意圖用螞蟻搬家方式偷運過關。

一連串的動作,猴急躁進,令裝在黑色垃圾膠袋中被肢解的廿三條,在破處跌出一條大腿、幾根手指,怎可能瞞天過海?
 
香港被大陸化的危機
美其名是國民教育的愛黨洗腦教育,為建制培養新血;收緊議事規則,賦予事務委員會主席驅逐抗爭的議員離開,限制議員表達民意的手法。

鼓吹政治迫害的出缺議席替補安排,使議員無法透過請辭策動公投運動、為重大議題滙聚民意;藉區議會選舉繞過立法程序來規管無法定義的「網絡電台、電視台」,間接收緊大眾的言論自由。

往後發展便不難想像─民主陣營的議員若遭立法會動議罷免便不能再參選,而且多數由建制派議員頂上,最後廿三條就會得到大比數議員贊成,堂而皇之地通過。屆時香港正式大陸化,一國兩制成為歷史,愛國分子感動流淚吧。

范太說得對,廿三條不是洪水猛獸,因為在中共眼裏,追求民主和自由的人才是洪水猛獸;市民如劣猴,宜用金剛圈制之。遙看有國家安全法的大陸,殺官、炸政府的人獲民眾歌頌為英雄烈士,大規模警民衝突無日無之,社會多穩定,多和諧。
 
葉政淳
自由撰稿人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