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28th Feb 2011, 16:04 PM | ◎ 時文散文 | (14 Reads)

今年五月開始實施最低工資,時薪至少二十八蚊,將會有乜野影響?呢鋪真係有辣有唔辣,對於草根階層來講,實施最低工資梗係好事啦,唔使餐餐受到無良僱主剝削丫嘛。

以前捱生捱死隨時只係賺到雞碎咁多,簡直係朝不保夕果隻,有了時薪二十八蚊保障點都叫做冇咁愁。之不過咁,最低工資無可避免又會導致水漲船高。

呢哪,就好似全港租置計劃既公屋咁丫,將會因應最低工資而陸續增加管理費,受影響業主數以十萬計。

以北區天平村為例,管理公司一度要求增加管理費百分之三十四,後來經過業主立案法團以及業主大會討論,最終通過調整幅度係百分之二十二,平均每戶每月加價六十至一百二十幾銀。

即係咁,保障打工仔既最低工資係大勢所趨,屋村調高管理費確係無可厚非,之但係功夫茶有兩個要求。

第一,加價還加價,千祈唔好乘機博大霧撳住來搶,最好就係循序漸進分階段調整收費,唔好一次過獅子開大口。

其次,麻煩公屋認認真真做好管理工作,唔應該好似舊時咁懶懶閒閒,若然加了價仍然係管理不善,功夫茶唔會反對業主發起時下最流行既「飢餓革命」,即係拒絕繳費咁解。

好喇,既然調整管理費唔好撳住來搶,天平村管理費增加百分之二十二,算唔算過分?咁講啦,功夫茶建議業主立案法團以及業主大會再討論討論,盡量減輕業主負擔丫嘛。

正所謂見微知著,屋村因應最低工資而增加管理費,其實反映今時今日百物騰貴,衣食住行無不加價。
 
唔好唔記得喎,全球糧食短缺,內地食品價格不斷飆升,財爺曾俊華就話唔知米貴唧,連茶餐廳一碟粟米斑塊飯都唔知幾錢,香港人個個深刻體會到加風熾熱,冇辦法唔憂柴憂米。

所以話丫,呢一個鬍鬚曾實實在在犯眾憎,庫房明明水浸,儲備多得驚人。

哈,死得佢丫,孤寒成性既財政司司長竟然拒絕還富於民,打死都唔肯直接退稅,淨係莫名其妙咁話強積金每戶注資六千元,要等到六十五歲先至用得著。

喂,遠水不能救近火呀,假設你行年三十歲,今時今日已經冇飯食即將餓死,三十五年之後先至可以提款既強積金即使有六千萬都冇鬼用啦!

講番全港租置計劃既公屋管理費加價丫,如果鬍鬚曾願意現兜兜回水六千元,而唔係極之討厭咁樣搞到人人蜑家雞見水唔飲得,起碼叫做可以幫補幫補丫嘛。

家陣唔係喎,注資強積金話就話動用二百四十億,不過基本上冇人受惠,得益既只係表現差到冇朋友既基金經理,同直接掟錢落鹹水海冇乜分別。

唉,水漲船高乜都加,官富民窮乜都假,既然曾俊華呢一份財政預算案激嬲全世界,搞到人人喊打,連冇強積金戶口既警務人員都非常不滿,你又難怪政客吹雞號召上街示威。

計功夫茶話齋,時下最流行既「飢餓革命」真係值得官老爺好好反省,你都唔想禮賓府好似利比亞咁樣烽煙四起丫嘛!

【功夫茶】


↖天煞疤臉孤星↗ | 28th Feb 2011, 16:03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港府推出被諷為「史上最廢」財政預算案,點燃全城怒火,抗議行動排山倒海而來。

繼有年輕人不滿預算案漠視中產絕食抗議,昨日又有多個團體操上街頭,有的帶同道具遊行到政府總部敦促立即退稅,有的批評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對市民的訴求充耳不聞。

有如生活在外太空,更有不少政黨及社團計劃於下月驚蟄日發動全港大遊行,展現人民力量。如果曾俊華繼續一意孤行,遲早陷入沒頂之災。

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預算案引爆民怨決不是沒有原因。

事實上,港府坐擁金山銀山,現年度財政又錄得逾七百億元的盈餘,完全有能力加大扶貧紓困的力度,無奈曾俊華不改守財奴本色,預算案僅推出幾項一次性措施。

對抗通脹力度不足,扶貧也沒有長遠承擔,對庫房貢獻最大的中產階層兩手空空,而無物業、無住公屋、無領綜援及無交稅的「多無」一族,更慘被港府遺忘。

難怪預算案引起劣評如潮,日前有大學民調顯示,曾俊華的支持度急跌十五個百分點,僅剩下百分之三十六,為曾俊華發表四份預算案的最低。

「東方報業民意調查」得出相似的結論,絕大部分受訪市民對預算案表示不滿,其中兩成四批評無助中產及基層紓緩通脹壓力。

兩成三認為小恩小惠力度不足;四成一直言感到失望。相比之下,表示對預算案滿意的市民,僅有可憐的百分之五。

預算案一無是處,尤以注資強積金最受詬病。通脹猛於虎,今年通脹率將達到百分之四至五,雖然曾俊華口口聲聲紓緩通脹壓力是預算案的重點。

但他不是立即開倉賑貧,反而捨近求遠,在每個強積金戶口注資六千元,如果是年輕人,要等數十年才能使用這筆錢,可謂鏡花水月,中看不中用。

四成六受訪者直指有派錢等於無派錢;兩成七不滿遠水不能救近火;一成八認為中產受惠少。

正如本地學者批評,這是回歸十多年來最差劣的一份預算案,根本不合格,而注資強積金不僅令人感到無厘頭及不實惠,而且製造不公平。

事實上,部分沒有強積金戶口的教師、公務員及自僱人士因未能「分紅」而心懷不滿,紛紛表態要上街示威。

連維護社會治安的警隊也準備加入預算案革命的洪流之中,足證港府眾叛親離,已淪為孤家寡人。不難想像,港府民望將進一步下挫,其跛腳症狀將愈加嚴重。

預算案的另一個焦點是穩定樓市,不過,曾俊華除了宣布增加土地供應外,並沒有推出任何新的壓抑樓價措施,所謂新年度可建造三至四萬個單位的說法亦備受質疑。

發展局承認,只有不到兩萬個單位在港府可控範圍內,其餘兩萬個單位的進度如何取決於發展商。顯而易見,所謂穩定樓市根本是港府自說自話,欺騙輿論。

上述民調顯示,有四成受訪者質疑港府對高樓價苦無對策,黔驢技窮;兩成八坦言對港府拒絕復建居屋感到失望;兩成三擔心,即使港府規定部分樓宇單位需限定面積,到頭來很可能被包裝成豪宅出售。

形勢比人強,面對示威浪潮一波接一波,之前堅稱「預算案毫無調整空間」的曾俊華開始放軟口風,聲稱預算案有改善空間,但又表示微調艱難。

曾俊華已不敢將話說死,顯然是為將來退步預留空間,饒是如此,他仍然扭捏作態,仍然最後掙扎,企圖以拖待變。

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預算案革命已經起錨,勢不可擋,只有老老實實地回應民意訴求,才是港府唯一的選擇
 
【東方日報正論】


↖天煞疤臉孤星↗ | 28th Feb 2011, 16:02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五無人士,對號入座,當做通識題,可作下列考慮:

官場中的五無人,對照立法會的五散人,五無人顯然具備了:一無恥,二無賴,三無腰骨,四無義氣,五無牙力。

別問哪位高官五無全中,因為入圍者太多了,五無是比流感傳染率更高的病毒,官場中招者眾,帶菌者播五無毒,政府總部,就是五無菌大本營,生人勿近。

情場也有五無人辦,一無固定伴侶,日食散餐或白果,這類人最 hea最多。

二無結婚對象,因為結婚使費高昂,因此有猛男宣佈,有通脹一日,他就不會退稅……

喔,不,他的意思是,不會退婚……喔,不,他是想說,結婚,還是等 65歲領到財爺那六千元連本帶利才不過兩萬銀的強積金,再打算。

至於三無,就是無性人,不但無性,更加無愛,這樣,才不會搞出人命。

養一個孩子,點止四百萬,光是吃炒得貴過金條的BB奶粉,已經讓父母破產。(未來科技幾時才可以將皮鞋奶合格化,搵明星賣廣告,超市上架?)

四無,就是無情無義,這個組別最大特色是,其人無樓無車,無納稅無綜援,無食過政府派的一粒糖,但從男女朋友身上榨壓到的好處多得很。榨乾對方後,就變身五無人,無影無蹤。

無謂標籤五無人士,事關社會上還有大把N無排隊,像五無的終極版「超無」,姣到無人信的「 homo」,愈做愈露的「 cheap模」,永遠的精神領袖「老毛」和歷久常新的本土特色問候語「你老母」。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28th Feb 2011, 16:01 PM | ◎ 時文散文 | (31 Reads)

讀友張榮先生來信,問我在日前小文中提到的「蘇格拉底快樂還是豬快樂」,這句話的內裏意思是什麼。

古希臘哲學家蘇格拉底,被認為是最有智慧並長於思考的人。而豬是被認為愚蠢而不會思考的動物。

但是,最會思考的人快樂,還是不會思考的豬快樂?卻是很難判斷的問題。

其實,提出這問題的真正意思是:要做一個不斷思考人生問題、社會問題、哲學問題的人呢,還是要做一個什麼都不去想,只是簡單地過日子的人呢?是哪一種人比較快樂?

我們從年輕時就常常思考:人活著為了什麼?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我們總會想到生與死的問題,想到社會的黑暗與光明,想到人生的實在與空虛。

長大後,又會被捲入社會的金錢、權力、男女這三大關係中,每天被這三種關係糾纏,得意時雖享受滿足感,但到頭來只落得空虛。而更常見的是陷入三種關係的苦惱。

不會思考的豬,沒有人類這種煩惱。比如說,公豬有雄性效應,也就是說,一隻公豬會與不同的母豬性交,但沒有權力金錢地位的糾葛。

但人類的雄性效應發作,則會帶來無盡的困擾。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說,悲觀者與樂觀者的區別是:悲觀者所掌握的資料比樂觀者多。對人性,對人類社會越了解得多越無法樂觀。

因為人永遠被三大關係糾纏,而最終所有人都是會死的,所以人生的鬥爭實在沒有意義。

然而我們生為人類,即使不快樂也沒有選擇做豬的權利。人有思想,放棄思想去過簡單的吃飯睡覺的日子,也不會快樂。

面對人類無意義的鬥爭,面對社會的真真假假,盡量做一個不戴假面的真人,至少可有心中的和樂吧。

(李怡)mcwriter@ap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28th Feb 2011, 16:00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小農社會暴富,富而且 Cheap的動物多,都要旅遊、飲食、掃貨,像蓉勇大戰,有團霸,新興模仿西方白人的高尚階層,坐郵輪,又有船霸。

歐洲郵船公司要開拓「中國市場」,中國客一登郵輪,喧嘩囂狂,一艘歐洲郵輪即刻變身張保仔式的海盜船。做這一行的朋友,定期聚會,講述中國大陸郵輪客的「國情」趣事。

甲板上痰涎滿佈,不是新聞了。近年跑台灣基隆、海南島和越南這種航線的郵輪,都不設露台( Balcony),只有室內的圓艙窗戶房,因為在露台看海景,四五層高的中國客的痰涎會從天而降。

「要避免中國客,有哪些航線?」我問。

「中國遊客上郵船,一定爭去日韓和台灣,」郵輪公司的一個外國管理人說:「因為這幾處地方,個人簽證卡得甚嚴,只有旅行團體簽證才批,所以這幾條線的中國大陸遊客最多。

新加坡、馬來西亞、曼谷這些國家給中國的旅遊簽證容易,所以中國消費客少。」

資料珍貴,大家聽了,暗記在心。

中國客上郵船,趣事甚多。吃自助餐像他們當年的志願軍搶攻上甘嶺,固不必說,女人穿著內衣在走廊到處跑,在甲板的露天泳池旁,中國遊客把衣服洗了之後拿下來晾曬。

歐洲白人經理好意相勸,大陸客即刻兩眼反白:我們是中國人,中國人是要晾衣服的。

船上的低級侍應都是印度人或菲律賓佬,甲板的痰涎都懶得打掃,「中國人是這樣的」( The Chinese are like that),成為郵輪公司遠東區域的一句行內的流行話。

最好笑的是意大利的郵輪公司知道中國遊客好色,安排無上裝女郎艷舞表演,請了一批東歐金髮鬼妹登台表演,由於有暴露,半夜十一時開場,叫家長不要帶小孩。

但中國遊客不聽,無上裝女郎在台上踢大腿,中國嬰兒在前台下到處亂爬,看到鬼妹的大腿,嘩嘩大哭。

然後中國遊客拿著手提攝錄機,湧到前面,近距離爭相對著鬼妹的乳房拍大特寫。無上裝女郎不滿,跳了幾夜,集體罷工。

中國遊客走向世界,趣事一籮筐,香港的什麼新移民女導遊,吃她的同胞幾耳光,哈,哪裏是新聞?

(陶傑)mcwriter@appledaily.com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