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1, 15:35 PM | ◎ 時文散文 | (24 Reads)

每次有爭產新聞,拼搏的記者實遭殃,既然人口老化是必然,豪門爭產,年中必有兩三樁,記者裝備,必須與時並進,除了鐵甲威龍防身,免遭車轆輾腳之外,還應該配備隨身小背囊、夜視鏡、短波竊聽工具。
 
前線記者搏殺,傳媒高層坐鎮後方,仔細分析數據。已有報館找來心理專家發話,高調請專門照顧貧苦草根的何喜華發言。

何兄何其仁慈,擔憂何博士飽嘗虐老滋味,敦促有關部門跟進。既然此事在香港發生,無論幸抑或不幸,特首辦絕對不能對何先生這個闊佬闊佬懶理。

必要時,派遣社福局長上門,了解了解。防止自殺會和各個家暴組織,亦要關注風波進度,向何生通報, 24小時的緊急服務絕無仇富,隨時歡迎他。

雖然暫時沒有家暴跡象,何生住的是淺水灣豪宅而不是天水圍公屋,關埋門一鑊熟的機率不高,但警務範圍是救傷扶危,眼看車出車入一日走三轉的老人家淪為磨心。

O記就要醒目跟進,跟貼二三四房人馬住處的碳供應量,一見銷量不尋常急升,當然不可能是自由行奶粉黨掃貨了。市民八卦,專業團隊就不能齋八,知名爭產律師已經密手蒐集資料。

行內最 top精神科醫生即時取消新春地中海郵輪假期, on call接客。筆跡專家、風水佬、保鏢甚至按摩女郎茶樓知客,通通就位,等住法官大喊一聲開庭。

人人高姿態,惟獨投資了唔少黑錢但唔方便出頭的北大爺臉色發紫,不斷開罵:他奶奶的,草泥……屁!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1, 15:34 PM | ◎ 時文散文 | (7 Reads)

香港幾乎每天都有豪門爭產風波上演,令人目不暇給。許多市民一邊看有關新聞一邊議論,多數人的意見是:爭來作什麼? 100億同 200億,對人生有什麼差別?花得完嗎?都不過是銀行的數字。

實際上,任它如何豪花,一個人或一家人花的也不過是百億身家的最上面一層,再怎麼奢豪,這輩子也是花不完的。

那麼,為什麼又會爭?爭的其實不僅是錢,而且是錢所衍生的權,而權錢之爭又與男女情色之事相關。

孟子見齊宣王,齊宣王說:「寡人有疾,寡人好勇;寡人有疾,寡人好貨;寡人有疾,寡人好色。」勇是講鬥,也就是權爭或戰爭;貨是講金錢;色是講情慾。

已故歷史學家黃仁宇在《關係千萬重》中引述《孟子》這段話,說權力、金錢、情慾,就是人類社會的三大關係。

自古以來,所有的歷史爭逐,所有的文藝作品,所有的人際複雜關係,都離不開權力、金錢、情慾三者的糾纏,又或是互相糾纏。

在不相干的人看來,會覺得為 100億還是 200億去爭,沒有意義。但相干的人就不是這麼說了。

錢多錢少牽涉到控制股權,是權力,而且不是權多權少的區別,而是有或沒有的區別。即使自己不在意,身邊人、手下的人,也不容你不爭。

不過,近期的爭產事件,卻實在太離奇,離奇到幾乎讓人不可置信的地步。

擔任過許多部暢銷電視劇監製的 Kitty說,近來這兩單爭產新聞,如果電視劇照這麼寫,恐怕觀眾把電視機都要砸了,因為太不合常理。但這卻是真實。真實寫出的往往是比小說戲劇都荒誕的故事。

想到爭產涉及爭權,這兩個「貨」與「勇」之爭又是「寡人好色」而引起的,就真是佩服黃仁宇對人類三大關係的概括。

人類實在很無聊,說到底,不是所有人都會死的嗎?
 
(李怡)mcwriter@ap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1, 15:33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唐英年說八十後若不分青紅皂白,剛愎自用,很容易就會車毀人亡,並舉了美國一宗槍擊案以演繹他的論點。

若論到最近車毀人亡的例子,排首位的不是這宗槍擊案,而是突尼斯總統阿里黯然去國,和埃及總統穆巴拉克妻兒倉皇辭廟。

的確,現在是甚麼世代了,竟然還有人認為他們天生就應該騎在別人頭上,還有人認為只要下面的人有一口飯吃就應該心滿意足。

可惜,這一口飯其實不是獨裁者可以保證的,沒有一個獨裁者想他的人民沒飯吃,因為沒飯吃就會反了。

但獨裁政權之能維持,不能倚靠一班有良心的人,而必須靠一班肯出賣良心的人,這些人都不會吃素,其後果必定是民不聊生。

你也聽過蜈蚣過河的故事吧!蜈蚣要求烏龜把它載過河,應承不會咬烏龜。當它們過了一半時,蜈蚣還是咬了烏龜,在它們都將要死時,烏龜問蜈蚣為甚麼要這麼做,蜈蚣說這是它的天性,它實在忍不住。

不貪污 擠不進統治集團
沒有一個獨裁者希望他的下屬貪污,但不貪污的人根本擠不進他的統治集團,正如中國共產黨流行的一句話,反貪亡黨,不反貪亡國。

但你看到現在的情況,他們是拼著亡國也不會反貪的,這也不以最高領導人的意志為轉移,因為這是體制問題,現有制度根本不能產生一個廉潔的政府。

反貪的最重要工具是自由的媒體,但自由媒體不但反貪,也必定反獨裁,所以獨裁國家容不下自由媒體,因而獨裁國家也必定貪腐。

要知道中國的貪腐有多嚴重,只要公佈政治局成員家族有多少財產就能一目了然,但這些當然都是國家機密。

中國較突尼斯和埃及優勝的地方,是近年經濟高速增長。不少人靠實業發達,也有不少人靠手中的權力發達。

這些人的致富之道是以侵佔民財為主,於是成就了「不拆遷就沒有新中國」這句話,也令中國的維穩經費較國防經費還多。
 
亡共產黨的 定是共產黨
突尼斯的茉莉花革命是以一個失業大學生被城管迫害自焚開始,而自焚之風正吹向整個阿拉伯世界。中國共產黨會深刻反省,但不是如何約束城管,而是要採取購買易燃物品的實名制。

事實上很多例子已經證明獨裁政權不能容於現今民智已開的社會,在這裏,讓我們重溫杜牧《阿房宮賦》最後一段:「滅六國者,六國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嗟夫!

使六國各愛其人,則足以拒秦;秦復愛六國之人,則遞三世可至萬世而為君,誰得而族滅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後人哀之;後人哀之,而不鑑之,亦使後人而復哀後人也。」

亡共產黨的,必定是共產黨,但很抱歉,我是不會哀共產黨之亡的。

李德成
公開大學電腦系副教授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1, 15:33 PM | ◎ 時文散文 | (3 Reads)

年關已至,老虎尾巴將盡,各種星相卜巫運程冊子琳瑯滿目,某雖不才,也要先閑扯幾句。

先從一個成語「虎尾春冰」說起,典故出自《尚書》:「心之憂危,若蹈虎尾,涉於春冰。」形容如同踩著虎尾,走在薄薄的春冰上一樣危險。

或有忠肝義膽的愛國者說,你們唱衰派年年喊、月月喊、天天喊,「偉光正」的氣數反而蒸蒸日上,紫氣東來。然而筆者所言之虎尾春冰,實非一己判斷,而是天朝自己的心理狀態。

縱觀環球,有哪一個強國的維穩費竟等同於國防開支?有哪一朝盛世連老百姓買廚用刀具都要用身份證登記?

哦,好像有過,秦始皇滅六國,假託民謠「渠去一,顯於金,百邪辟,百瑞生。」收繳民間刀劍,鑄十二銅人於咸陽。還有元朝,蒙古人強令每十戶人共用一把菜刀。

這次特區政府不允王丹來港悼念華叔,其實早在筆者掐算之中。華叔往生,我寫了一篇《痛悼華叔兼祭辛亥百年》,因見新華社也發了簡訊,應該網開一面吧。

於是將拙文張貼到「天涯」和「凱迪」兩個人氣網站,結果未到五分鐘均被網警刪除。再聯想到港官齊齊避席華叔安息禮拜,便知是奉命行事。

《三國演義》之「死諸葛能走生仲達」,諸葛孔明星隕五丈原,司馬懿率魏軍掩殺,卻見蜀軍旗號嚴明,諸葛亮羽扇綸巾端坐車中,司馬懿大駭。

望風而逃,其實那是木雕遺像而已。看來華叔仙逝,忌憚他的人仍一大把。紀念辛亥革命是華叔遺言之一。

中國人的憲政共和之夢做足一百年,先有袁世凱竊國稱帝,後有蔣介石集權於黨國體制,到了共產黨連「軍政、訓政、憲政」的路線圖都沒有。

胡錦濤最新聖諭:「三十年的發展成就,證明我們的政治制度是成功的。」此係對近期黨內外政改呼籲一錘定音的答覆。

後極權主義的制度成功在何處?胡適離開大陸時贈言同仁:「蘇俄有麵包沒有自由,美國有麵包也有自由,共產黨來了,沒有麵包也沒有自由。」

按中共前三十年的統治,胡適說得一點沒錯;後三十年麵包卻有了,毛時代所無的許多自由也有了。

比如人欲物欲這些自由都有了,惟獨現代公民的政治權利不能有。然而這種吃飽即人權即盛世的「成功制度」能長治久安嗎?

強大的蘇俄就沒有熬過七十大限,國民黨集權體制和南韓獨裁政權都沒有熬過七十大限。莫非共產黨是「特殊材料製成」,堪與天地同壽?

撫今追昔,感慨之餘賦詩一首紀念辛亥百年──

立憲炎言託幼君,御爐香待十年薰。

爭知紫闕宜藏璽,誰向秋風勸徙薪。

錦瑟宮弦翻羽調,牙旗左袒到前軍。

綄溪曾照東鄰女,又遣蘆花逐效顰。
 
(孔捷生)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1, 15:32 PM | ◎ 時文散文 | (1 Reads)

沒有人組織,沒有人發動,依然有超過七千名市民親身到尖沙嘴的教堂,向華叔送上一支白花,向華叔鞠躬致意,跟華叔道別。

有的大清早就從天水圍巴巴趕來;有的是行動不便的長者,要靠伴侶攙扶著慢慢走來;有的是八十後的年輕人,心中滿懷敬意。

有的是六四後年年跟華叔在維園燭光集會相見的老戰友,他們默默跟華叔說會繼續赴六四之約,直至平反那天;有的是華叔親身教過的學生,不住緬懷良師的訓誨教導,深盼老師、老校長走好……

官府盡量劃清界線,特首只敢「快閃」悼念,北京當權者則橫加阻撓,不肯讓王丹及大部份學運領袖送別華叔。但是,這一切一切骯髒的政治計算阻不了千千萬萬有心人,嚇不走千千萬萬華叔的同路人。

大家用手上的一支支白花,用滿腔的敬意,用最誠摯的鞠躬,向華叔作最隆重的告別,向華叔清楚的說,他是香港人的華叔,是人民的華叔。

正如很多參與安息禮拜、參與悼念活動的市民所言,華叔一生堅決站在人民的一邊,堅決站在民間社會的一方,不肯成為當權者的工具,不肯為當權者塗脂抹粉。

這份堅持,贏得了市民的尊重,贏得了大眾的尊敬,也令香港民間社會逐步茁壯成長。

現在華叔走了,我們更有必要延續華叔的工作,更有必要繼續拿起華叔點燃了的火炬,推動民主人權事業不斷向前,抵抗當權者的專橫無理。

事實上今次華叔悼念活動出現這許多大大小小的政治干擾,學運領袖被一一拒諸門外,已可清楚看到北京當權者在六四鎮壓問題上。

在民主人權問題上不但寸步不讓,還會毫不猶豫的運用手上的權力打壓、孤立膽敢爭取民主人權的人,不管是在生的還是逝去的。

在生的動輒被當權者以莫須有的罪名拘捕判刑,趙連海、劉曉波就是典型例子:過世的則千方百計貶損冷待,全力抹掉他們的歷史及功業,華叔的悼念活動就因此碰上很多莫名其妙的干擾。

然而,推動歷史前進的不是當權者,而是人民。武裝到牙齒的當權者可以成功鎮壓人民於一時,可以「阻住地球轉」於一時,但只要人民能像華叔那樣堅持,只要人民敢於像華叔那樣堅持。
 
民主的力量將會越來越強韌,民主的根將會埋得越來越深,民主的種子將會撒在越來越廣闊的土地上。過去幾十年來,華叔已撒了很多民主的種子,在一代又一代的人心中埋下了民主的根和苗。

往下來該做的是把華叔種的這些根埋的更深,把苗種得更強韌;到時候不管當權者刮甚麼風,搞甚麼威迫利誘,都不可能把民主的訴求壓下去,都不可能把民主的夢想扼殺。

香港是中國這片土地上唯一可以公開向當權者提出民主訴求的地方,是唯一可以追究當權者鎮壓責任的地方,是唯一可以為含冤受屈的人抱不平的地方。

華叔大半生都在盡力讓香港發揮好這樣的作用,都在努力強化香港這樣的角色,好讓中國大地不致漆黑一片,連一點燭光也沒有。

要悼念華叔,要讓華叔走好,我們除了獻上白花,獻上敬禮;我們更要好好守住香港的獨特角色,更要好好守住那一點燭光。到六四平反的一天大家可以跟華叔說,你撒下的民主種子開花結果了。
 
(盧峰)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