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10, 15:53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釣魚台問題,中國憤青說要抵制日貨,現在美國和韓國一起軍演,聯合「侵略」黃海,這一招龍舟掛鼓,直插肛陰,凡有血性的炎黃子孫,卻如何忍得了。

一起抵制美、日、韓三國消費品:上不去迪士尼園,中全民取消北海道聖誕溫泉之旅,下則抵制韓劇,把家裏的三星負離子電視機,一二三高空擲物,一起扔出街外,以示不可侮的氣勢。
 
但心智正常的人都知道,以今日之「綜合國力」,想做到這三點,根本不可能。
 
在「綜合國力」高強的時候,反而抵制不了日貨,那麼在「綜合國力」低貧之際呢?告訴今天患了集體失憶症的人士:那時候是不一樣的。
 
一九二一年,日本作家芥川龍之介,以旅行記者身份,派去中國旅行,訪問上海、南京、漢口、長沙,眺望風景,了解人情,拜遊古蹟,享受美食。這就是日本現代文學史上著名的「支那遊記」。

到了長沙,芥川龍之介去參觀一所學校,有這樣的記述:「招待我的,是一個年輕教師,他有一張古今罕見的淒苦臉孔。學校為了反日,學生一概不用鉛筆和尺之類文具,在課桌上擺出筆墨硯,用來算幾何和代數。

原來當年鉛筆、間尺、圓規之類的文具,全是日本的輕工業產品。硯台、墨硯、毛筆,本來是作文用的,學校照樣用來做代數和幾何。那時候的中國人窮不窮?窮。「綜合國力」低不低?低。有沒有骨氣?有。

芥川龍之介的支那遊記,看不起中國的貧愚,但看到民間因「二十一條」的餘憤未消,反日的氣概直達學校,知識份子發起,身體力行,芥川龍之介還是很欽敬的。

芥川看完了課室,想參觀宿舍。老師說:對不起,前兩天有幾個士兵闖進女生宿舍強姦,宿舍關門了,無法參觀。

那幾個士兵,不是日本人,芥川受到氣氛感染,覺得犯罪的是日本兵,因此在筆下指摘猛烈,說日本欺負人,是不對的。

這是八十年前的事。今天聽見大陸時而喧喊「抵制日貨」,打個哈哈,隔岸欣賞。況且,美、日、韓三國的產品,無論創意、品味、質量,都是文明的先鋒。

人生苦短,擇優而崇,享用好東西,從美國安吉斯到日本和牛,到韓國的化妝品,先要對得起自己,多買,多用,好。
 
(陶傑)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10, 15:52 PM | ◎ 時文散文 | (8 Reads)

立法會民政事務委員會昨日舉行特別會議討論申辦 2023年亞運會時,民政事務局局長曾德成的言論自相矛盾,不時自摑嘴巴:

他一邊呼籲議員不要將申亞政治化,另一邊又發出申亞可以「為下一代建立共同奮鬥的目標」的空洞政治號召。

當他呼籲議員聽從民意時,似乎閉門造車的港府官員比各大政黨的民選議員更了解民意,渾然不覺這些議員正是代表、反映民意。

的確,本港運動員在廣州亞運會取得優異成績,他們的拼搏、敬業精神,經傳媒(包括《蘋果日報》)的廣泛報道,有助提升支持香港申亞的民意,黃金寶等優秀運動員支持申亞,他們的願望也不難理解。

港府現時最樂於援用的另一數據,莫過於一項在中小學生中進行的調查顯示,有七成六學生支持申亞。相信曾德成正是因此發出「為下一代建立共同奮鬥的目標」的宏論。

但是,同一個調查也顯示,逾一半學生表明不願當亞運義工、五成三學生表示對政府財政運用不熟悉。這是否意味著,學生支持申亞只是受到誘導,是建立在不清楚政府能力、本身缺乏支持亞運熱情的基礎上?
 
曾德成所說的「共同奮鬥的目標」,又是甚麼東東呢?無論是從歷史上去看,還是從現實中去看,亞運會的申辦、舉辦,都從未脫離政治,套句網絡用語就是:亞運從來很政治。

1962年,印尼以安全理由反對台灣、以色列參加耶加達亞運會,友好氣氛蕩然無存,國際奧委會甚至撤銷對此屆亞運的贊助,又開除印尼會籍。

1974年德黑蘭亞運會,伊朗堅持允許以色列參賽,但阿拉伯國家、巴基斯坦、朝鮮等拒絕與以色列選手對戰,而以色列自此之後再沒參加亞運會。

今年的廣州亞運會,中國更是視為重大政治任務而全民動員,全面封殺境內外人士藉機抗議、示威。

尤為離譜的是,亞運會作為國際奧委會認可的大型綜合運動會,由亞奧理事會主辦,並非中國自娛自樂的嘉年華。

但中國政府公器私用,濫用發放亞運採訪證之權封殺異見傳媒,拒絕向本報體育版記者發出採訪證。口口聲聲反對申亞政治化的港府高官當時又站在哪裏?

申亞,除了算經濟賬,還不能不算政治賬,面對的不只是體育場館的興建、後續維護與使用等問題,還有相關的政治問題。

例如,北京奧運、廣州亞運,為確保開幕式安全,都大規模限制毗鄰住宅居民的出入,這種模式能照搬到香港嗎?

如果不照搬,如何確保安全?再例如,內地或海外法輪功學員,屆時要到香港集會、遊行,港府能批准嗎?如果港府因此大增出入境黑名單,香港的自由形象能不受損嗎?

其實,是否斥資興建及提升體育設施、是否重視體育人才的培養、是否重視全民體育運動的發展,與是否舉辦亞運會並沒有必然的聯繫,關鍵在於政府、體育機構是否有心有力。

歐洲是奧運會的發祥地,雖然沒有所謂的「歐洲運動會」,但歐洲完善的體育機制和基礎、發達的職業體育聯盟和聯賽,還不是令人艷羨?
  
(李平)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10, 15:52 PM | ◎ 時文散文 | (8 Reads)

政府說支持申辦亞運的人越來越多。昨天一群人被動員在立法會外集會支持申亞。

我不知那些體育界人士的意見有多中肯,可是,我等最卑微的小市民的聲音,又有誰聽到呢?我們的疑問,又有誰能解答呢?

香港舉辦二○二三亞運會的開支,由四百多億元「更正」為一百四十多億元,再「壓縮」成六十億元,是不是真的可行?

光說建鐵路:高鐵造價?升,港鐵南港島線和沙中線嚴重超支,奈何生米煮成熟飯,市民可以如何?假若日後亞運開支同樣超支,鈔票誰付?

曾局長說二○二三年的時候已不在其位,那麼日後枉花公帑的政治問責,又該誰負?

政府指稱申辦亞運可以推動體育發展、加強社會凝聚力,以及刺激經濟活動,然則這些好處,豈非在當日協辦○八奧運馬術賽、舉辦○九東亞運的時候都已提出過?時間過去了,錢也花了,這些好處都實現了嗎?

再花六十個億,甚或一百四十個億,就能成功嗎?又或如今香港的體育發展、社會凝聚力和經濟活動,都是靠奧運馬術賽和東亞運推動的嗎?

縱觀政府的諮詢文件,似乎是報喜不報憂,所列的潛在成本,只是以開支為著眼點,那麼,其他非金錢上的問題呢?亞運期間廣州保安如臨大敵,開幕禮附近居民被下令外出,有家歸不得。

若在香港舉辦,官府又要搞甚麼面子工程擾民一番?單車不准泊於街道,還是衣物不能晾於屋外?

曾蔭權不代表我,曾德成也不代表我,霍震霆更不代表我!

Ng HK
一名無奈的小市民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10, 15:50 PM | ⊙⊙ 古靈精怪 | (11 Reads)

Picture

認住這個西班牙 49歲女子杜蘭( Angeles Duran圖),因為她是太陽新主人。當人人以為太陽是屬於全人類時,杜蘭兩個月前看見有美國人登記成為月亮和太陽系行星的主人時,有樣學樣。

向公證處登記太陽屬她所有,獲發證書,證明她是「平均距離地球 1.496億公里,位於太陽系正中央,光譜類型為 G2的恒星─太陽的主人」。

她準備向使用太陽的人收費,一半交西班牙政府, 20%撥給國家退休金, 10%作研究經費, 10%用於消滅全球饑荒, 10%留給自己。

但網民指她既是太陽主人,須為太陽帶來的問題負責,曬傷和皮膚癌病人應控告她。英國《每日郵報》

騎呢太陽女向全人類收使用費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10, 15:49 PM | 〒 人間悲憫 | (8 Reads)

Picture

這個 BB不是異形,也不是吃了毒奶粉,而是患了罕見腦水腫,以致頭部超大,是正常的 2.31倍。

這個美國德州大頭 BB,被稱為「克勞斯寶寶」( Baby Klaus圖),只有 10個月大。 BB頭部超腫脹,醫生不肯替他施手術,說恐怕他失明、失聰、腦受損,又說他活不過一年。

爸爸媽媽鍥而不捨,終找到神經外科醫生希門尼斯肯醫他。希門尼斯正替「克勞斯寶寶」抽水腫,可能要抽足個多月,才能替他裝入永久引流管。

腦水腫是腦室內腦脊髓液通路受阻而起的症狀,平均每 500個初生嬰兒有一宗。英國《每日郵報》

大頭 BB比正常大兩倍幾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