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0, 23:27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不看中國新聞還不知道,原來現在中國家長把孩子送出去留學,連印度都不放過。然後又在新聞中知道,印度的大學其實不太歡迎中國孩子,因為他們太嬌生慣養。

現在的中國孩子是特別討人厭的,沒有禮貌,沒有規矩,自私自利─全世界都找不到那麼多討人厭的孩子。但這是中國孩子有毛病嗎?不,是中國家長有毛病。現在的中國家長都有病,因為他們有病,他們的孩子才討人厭。

我有一個上海親戚,女兒生了個兒子,不得了了,全家都圍著那個小孩團團轉。所有來客,進門必須先脫去外套,然後洗手,說是不想有病菌入屋。於是上門的,都像禽流感、豬流感。

晚上九點之後,家人不許接電話、不許大聲說話、看電視不能有聲音。凡此種種,都因為孩子要睡覺了,怕聲音吵醒了,影響睡眠。這家人住了上下兩層,房子隔音也很好,但好像生了一個順風耳孩子一樣,風吹草動都會被他聽到,影響他的「健康睡眠」。

萬一有個不生性的外人,在晚上九點之後打電話去,必定以為打給了一個賊,因為這家人在這個時候接電話,都小聲鬼祟得像做賊一樣。你說,這關孩子什麼事?都是大人有毛病。

讀幼兒園和小學不用講了,中學生早上起床一邊穿衣一邊由媽媽往嘴裏餵早飯的,比比皆是。大學生要父母到學校宿舍幫忙鋪床打掃的,也為數很多。

二十一世紀是中國的,沒錯,本來可以依靠這些孩子的,但現在,卻全讓他們的家長毀了,所以,弄下去,什麼世紀都不會是中國的。
 
(李純恩)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0, 23:27 PM | ◎ 時文散文 | (15 Reads)

內地傳媒真行,派臥底入富士康偵查自殺內幕。這一點部署,香港行家恐怕也想過了,可是不得其門而入。

內地記者有這樣的「優勢」,當然,只限外資甚至只是台、港資金的企業,記者想混入官場取料爆大鑊,就真真正正是「赴死坑」了。

而有政治背景關係的集團,記者也難潛入,取得獨家消息,怕也不敢公開刊登。富士康這回做了內地傳媒狗仔隊狙擊的目標,有了第一回,肯定陸續有來,無良老闆,血汗工場的黑暗實錄,很快就會煽情出台。

到時,抗議外資打倒英美法日台的示威抗議,無日無之。做人別太 CNN,也不能太過 FOXCONN。而後者的普通工人每月的底薪只得九百元,在深圳消費,怎麼撐得起?

郭董力挽狂瀾宣佈加人工,是遲來的補救。遲總好過冇,他起碼做不成特區廿蚊張。到富士康實地了解的《南方周末》記者劉志毅,打工 28日,並未捅出什麼駭人聽聞的殘酷虐待員工實況。

血汗工廠,千場一面,富士康被扣「新型血汗工廠」帽子,新與舊的區別,大概等同咱們特區前後兩位特首,姓董和姓曾的,都是中央政治工房裏頭一口螺絲釘,七百萬香港同胞,是釘尖子上的一點微塵。

呯呯呯呯,釘實了、死了,民工就算加一輩子班,也休想做到郭董和李嘉誠這樣的富商。中國崛起,每天在低薪死坑密集無休勞動的民工見鬼的只能相信,他們的盛世,要等投胎下一世。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0, 23:26 PM | ◎ 時文散文


佛山本田、北京現代、上海夏普等外資大廠的罷工潮,顯示在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資方一面倒強勢的勞資關係正在發生變化,是內地工人在勞資糾紛中議價能力大為提高的標誌性事件。

對資方來說,可以接受工人的加薪要求,也可以拒絕他們的要求而選擇遷廠,受的只是外傷;但對中國政府來說,新時期的工人運動,不僅衝擊社會穩定,更衝擊現行法律、制度,是難以治癒的內傷。

罷工得不到合法保障
連串罷工潮首先引發的是應否恢復罷工的憲法權利問題。中共建政後的第一部憲法,即 1954年憲法,並未納入罷工自由;被視為文革憲法的 1975年憲法和改革開放之初的 1978年憲法,都將罷工自由列為公民權利之一;

1982年憲法,即現行憲法刪除了罷工自由的條文,但又未禁止罷工,令罷工處於既不違法、又得不到合法保障的尷尬地位。與國際慣例接軌,是中國當局最喜用的一句話。在西方發達國家,罷工既有合法地位,也有操作上的規範;

而中國於 2001年經全國人大常委會批准加入《經濟、社會及文化權利國際公約》時,對公民「有權罷工」並未作保留。因此,民間近期要求恢復罷工憲法權利的呼聲復熾,當局不能不正視。

其次,外資大廠的新一輪罷工潮,基本上都涉及勞動權益問題,屬 2008年開始實施的《勞動合同法》管轄範圍。為免引發撤資潮、為免影響經濟增長速度,當局對外資廠未執行《勞動合同法》規定一直是睜一眼、閉一眼,隨著工人自我保護意識的增強、互聯網提供的輿論壓力增強,這種情況還能持續下去嗎?

獨立工會成大勢所趨
其三,由官方操縱的工會,其組成、角色正面臨挑戰。以往國企的工會,等同於企業人力資源部門的分支,主要功能是為工人提供娛樂、動員工人投入生產,並不是為工人爭取權益,更不會站到資方或管理層的對立面。

全國總工會針對富士康連環跳樓自殺事件發出的文件,重點竟然是要「加強對青年職工特別是新生代農民工的心理疏導」,儼然成為資方的代言人。獨立工會的興起已是大勢所趨,當局再橫加阻撓,勞資糾紛隨時演變成官民衝突。

(李平)電郵: China@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0, 22:49 PM | ◎ 時文散文 | (7 Reads)

挪亞方舟遺址這個話題,在過去數年為影音使團帶來龐大的商業利益,既出書拍電影,又出影碟和開佈道會,作為一個有影響力的宗教團體實在不可不慎,以免招人口實。

影音使團將在六月二十六日亞洲國際博覽館舉行名為「方舟不是神話」的佈道大會,方舟如果不是神話的話,那便是事實啦!有位叫梁藝齡的信徒,更為這次佈道會撰文說:「回想當初親身進入木結構的時候,我內心真的很激動,因為我能親眼目睹《聖經》中的記載,親身觸摸挪亞方舟的木,見證《聖經》的真實。」

在未經嚴謹的科學和考古學驗證,便自我吹噓發現方舟,這種誇張失實、煽情和弄虛作假的宣傳手法,比起今天的大眾傳媒有過之而無不及。基督徒常常強調真理、反對虛假的謊言,影音使團卻沒有嚴厲監管自己的一言一行,這樣的行為,對整體基督教而言絕對會帶來負面的影響。

這個佈道會將會邀請兩萬名觀眾進場聽道,而門票分別是一百二十元、八十元和六十元,如果以平均八十元一張門票計算,單單這一次佈道會的收入便有一百六十萬元。影音使團一次又一次利用挪亞方舟的發現來製造話題,絕對有理由令人懷疑他們背後的動機。

要反覆驗證解釋連串問題
用證實主義做基礎的信仰觀是需要服從和尊重科學的。從科學角度而言,考古證據是要經過多年的研究,而且是需要一些認真而具有權威性的科學家、考古學家、地質學家、生物學家和神學家等,以純理性和客觀的角度去驗證分析。

在未有足夠證據之前,絕對不能隨便界定所發現的是甚麼東西,這是考古學最基本的精神。要證明土耳其亞拉臘山的古木建築是方舟遺骸,除了要用大量科學證據和文獻去支持那件疑似方舟物體是否真屬挪亞方舟,

抑或只是別的古船隻或古建築物外,科學家還需要反覆驗證和解釋一連串相關問題,才能稱得上是圓滿的推論,例如大洪水的正確發生日期;在亞拉臘山有沒有任何大洪水出現過的地質證明;

方舟為何會落在四千米以上的山頂,而當地球上所有水源加起來包括溶掉冰川和雪山都不會高至一、兩千米;疑似方舟遺骸重整後的結構大小是否如《聖經》所描述;在結構學上能否航行於猛烈的大洪水上四十天而不會翻沉;

方舟是否真能夠容納地球上的所有物種包括飛鳥和昆蟲各一公一母,四十天的食物和排泄物又如何處理;如果地球上只剩下挪亞一家,我們人類是否都是挪亞一家近親繁殖而成,為甚麼會有不同的人種例如黑人和黃種人;又,碩果僅存的一對熊貓或企鵝是如何由土耳其四千米高山分別步行到中國和南極。

不能單以信仰觀點看事物
其實在考古學上有沒有發現挪亞方舟的遺骸,都不減《聖經》的偉大和我們對基督教的尊重。一本超過二千年歷史經由不同人編寫的書籍,就算帶有一點神話色彩或內容未能完全對應歷史也不足為奇。相信上帝的存在和有沒有找到挪亞方舟根本沒有牴觸,我們可以對這議題保持著開放態度,但不能夠失卻理性。

基督徒要明白,社會是由基督徒、其他宗教信仰者和無神論者組成,要向全世界用歷史來證明《聖經》的真實性的話,便不能單單以自己的信仰觀點來看事物,而需要科學方法、邏輯思維和一顆包容的心去說服別人,否則人類千百年來為何要不斷鼓勵對知識和真理的追求?

胡蝶
藝術評論人

方舟還是神話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y 2010, 22:47 PM | ◎ 時文散文 | (4 Reads)

一九一二年四月,一艘奧林匹克級郵輪,於英國南安普頓出發,開往美國紐約。船長在歡呼聲中起錨,在收到冰山警告後,沒有叫停,最後撞上冰山,一千五百二十二人隨大船沉入大西洋,成為人類史上最慘重的海難,這條隨便起錨的船名為鐵達尼號。

行政長官曾蔭權為推銷政改方案,聲言要以新穎的方式向市民推廣。這是繼「玩鋪勁」之後,特首再次提高人們對他的期望,但最後原來只是與一眾政治委任官員穿起寫著「起錨」T恤分頭落區派單張。

派傳單等同與民溝通
月薪廿多萬的局長原來是以派單張向市民解釋政改。天啊!我當了七年民選區議員,加上之前任職立法會議員助理,和很多民選的議員一樣,派單張確是我們的專業,這十年間從我手中派給市民的單張沒有廿萬張,也有十萬九千幾張。特區高官做秀式派一會兒單張,就當和市民溝通?

特首以「起錨」形容這次政改的意義,但「起錨」後要去哪裏呢?是出海玩樂,還是會一起「搭沉船」?說到底,特區政府並沒有誠意和市民認真討論政改的內容,更說修正政改方案的空間很小,因而落區只不過是政治秀,換取個人的政治利益,犧牲香港市民爭取民主普選的機會。

究竟立法會議員人數是六十人合理,還是一定要不斷增加?區議會在香港政制上角色和立法會有甚麼關聯繫?還是只是為建制派設計的政治工具?除了功能組別的存廢,立法會裏的分組投票機制能否修改?政黨政治如何在政制改革中得以健康發展?行政和立法機關如何謀求合理的平衡?

這些都是政改討論的重要課題,但特區高官沒誠意去談,反而將精力投放在洗腦式的宣傳攻勢中。香港政府從港英時代開始已經壟斷電子媒體裏的政治廣告,公眾只能接收當權者的資訊,在野黨難有機會透過電子媒體與市民溝通。僅是這項違背言論自由的政治設計就應在政改中一併改革,但煲呔卻樂於用盡政府的特權。

出事了諸君要靠自己
在煲呔穿起「起錨」T恤做街頭劇的同日,支聯會成員卻因展出民主女神像及天安門屠殺浮雕,被食環署指沒申領其他文件或事物展覽的牌照而拘捕,請問高官在各區派宣傳文件,展示拉架,張揚拍照,又有沒有向食環署申請牌照?如此打壓異見,又怎能叫港人上這條賊船。

鐵達尼號最終不能航向象徵自由民主的美國,香港的政制也不知是否有同樣命運。鐵達尼號船長史密夫在沉船時對船員說:「現在諸君要靠自己了!」( It's every man for himself),難道關乎香港人未來的民主政制改革,真的不問情由,不理承諾,不知方向,胡亂「起錨」嗎?出事了,又是不是換來一句要靠自己?

何民傑
西貢區議員

胡亂「起錨」會沉船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