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r 2010, 20:43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每到三月,就算不是球迷,都會知道七人欖球賽的厲害。港島大塞車我避過了,可是住近酒吧區,欖球賽那個 happy星期六從大球場湧出來的計程車就算只有 1%往中區方向駛去,我們家樓下都會鬼殺咁嘈,每兩分鐘就聽到粗豪的外語從馬路中心響起。

那些把自己神奇地縮摺在計程車廂裏的大隻佬球迷,五個人擠入,一落車,急不及待往牆邊就地解決。五人一線,這樣下尿法,不知道能不能解決西南大旱,今年的欖球賽,早知就移師昆明進行吧。

解決了三急的欖球迷再去劈過,一路落斜,沒有一個行得出直線。這樣別致的風景,一年一度,聒噪得超標,像鬼佬過新年。香港球迷,看來真是全世界最斯文。

因為去年暑假讓牛王頭參加過小欖球訓練班,今年很想去現場吶喊一下,卻被票價嚇窒,兼且一票難求,黃牛嚴峻。好在可以看明珠台直播。牛王頭支持的薩摩亞(搞笑地將它念成什麼呀)捧走香港站銀盃。

我以為在國際足聯排名幾近包尾的薩摩亞是弱隊,爆冷贏新西蘭,原來兩隊都是王者。薩摩亞曾遭德國和新西蘭殖民, 62年獨立。地圖上,薩國只及澳洲一粒豆豉的大小。

足運一向不前,但繼承了新西蘭的國技,德國的影響則近乎零。而香港足球和欖球都麻麻,證明英國佬肥水不流別人田,主權移交前從無扶掖本地球壇。

換國旗後呢?賽事完結,頒獎台上的霍先生和曾特首雞手鴨腳心不在焉。此站總獎金十五萬美元,港府重新打造那條大龍鳳標誌支出六百萬,球迷能不打噤麼?嗯,那條龍尾,不就是三泡長長的尿!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r 2010, 20:42 PM | ◎ 時文散文 | (7 Reads)

昨天寫喝酒喝得「 high」,又寫「高了」,這才想起,中英文裏有如此接近的兩個字。喝酒「喝高了」是北京土話,意思跟「 high」了一模一樣。

「高」這個字在北京話裏常出現,意思卻略有不同。請人喝茶,會說「我給您沏壺高的。」這個「高」,就是「好」。一個人出了個好主意,聽者稱讚,會說:「高!」這個「高」,是「高明」。喝酒喝得不勝酒力,會說:「高了。」這個「高」,就是「 high」。

北京話(不是普通話)是極豐富生動的語言,是中國文化的精華,就連罵人,都罵得特別有水平。北京人罵人,不帶髒字。

比如:「你一出門,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這是罵你人緣差。

「想咬你一口,可惜我是回民(回教)!」這是罵你像豬。
「天下之大,大不過你缺的那塊心眼。」這是罵你蠢。

「小子,今兒是怎麼了?出門忘了吃藥,還是吃錯了藥?」這是罵你神經。
「你活著浪費空氣,死了浪費土地,半死不活浪費人民幣!」這是罵你多餘。

「你的人生,總結起來就八個字:生的荒唐,死的窩囊。」這是罵你沒用。
「看看你的排名,就知道你們班上有多少人了。」這是罵你廢物。

又狠又準,一個×都沒有,已罵得人狗血淋頭。比起什麼「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有水平多了。
 
(李純恩)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r 2010, 20:41 PM | ◎ 時文散文 | (47 Reads)

中國人很少在生前想到要為自己寫「墓誌銘」,因為中國人多不是真的相信宗教,而只是功利地求神保佑,造福今生。儘管知道人固有一死,但總覺得不會輪到自己。如果要中國人立「墓誌銘」,他會說一句:「大吉利是」。

西方人多有宗教信仰,因此較能面對死亡。一個人死了,就會想到用一兩句話概括他的一生。有的是生前擬就的,有的是別人為他寫的。

美國劇作家亞瑟.米勒有一次在接受電視訪問時,訪者問他:「你會為你的墓誌銘寫什麼?」他答:「沒想過。」訪者:「那麼現在想吧。」米勒沉吟了一會,就說:「我會說:這裏埋葬的,是一個一輩子非常勤奮地工作的人。」米勒早幾年去世,不知道他的墓有沒有這一句。

不過,他的前妻瑪麗蓮夢露的墓誌銘都廣被報導:「 37, 22, 35, RIP」,三組數字是性感尤物夢露的三圍, RIP是 Rest in Peace的縮寫,即「安息吧」。

英國劇作家蕭伯納的墓誌銘是:「我早就知道無論我活多久,這種事總是一定會發生。」美國作家海明威的墓誌銘簡要精彩:「恕我不起來了!」海明威自殺身死,這可能是他自己留下的墓誌銘。

中國書畫大師啟功,在他六十六歲( 1978年)時,曾寫過《自撰墓誌銘》,頗為諧趣:「中學生,副教授。博不精,專不透。名雖揚,實不夠。高不成,低不就。癱趨左,派曾右。面微圓,皮欠厚。

妻已亡,並無後。喪猶新,病照舊。六十六,非不壽。八寶山,漸相湊。計平生,謚曰陋。身與名,一齊臭。」啟功寫此墓誌銘後,卻又活了 27年,直至 2005年, 93歲,才與世長辭。

墓誌銘中,最高的讚美詞是意大利文藝復興時的大畫家拉斐爾的墓碑,上寫:「活著,大自然害怕他會勝過自己的工作;死了,它(指大自然)又害怕自己也會死亡。」誰想得出這麼超凡脫俗的句子。
 
(李怡)mcwriter@ap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r 2010, 20:40 PM | ◎ 時文散文 | (15 Reads)

「結石寶寶之家」網站創辦人趙連海昨日在北京受審,當局禁止其家人進入法庭旁聽,還給出庭的趙連海戴上手銬腳鐐。這與其說是中共炫耀專政的威武,不如說是當局心虛膽怯的顯露。

只要當局一天未能禁絕毒奶粉、毒疫苗,就有抓不完的趙連海,就有封不完的挺趙報章及網絡。以尋釁滋事罪控告上訪人士、維權人士,在內地頗為常見,

目的是避開敏感的抗議、示威內容,將政治事件轉化為治安事件。但是,在這些案件中,多數與趙連海案一樣,控方並不能出示被告「造成公共場所秩序嚴重混亂」的證據,民眾和輿論豈會就此被糊弄過去?

未有追究高官責任
中共領導層並未真正追究與三鹿毒奶粉案有關高官的政治責任,遑論法律責任。引咎辭職的國家質檢總局局長李長江已復出,擔任全國掃黃打非領導小組專職副組長;三鹿毒奶粉氾濫之際主政河北的省長胡春華,已升任內蒙古區委書記。

高官們都沒有錯,反而希望為孩子們討回公道的趙連海等結石寶寶的家長們就有罪?雖然當局百般壓制報章、網絡對趙連海事件的報道,但是,良心不死,民心不死,輿論不死。

湖南《瀟湘晨報》在北京開庭審訊趙連海前夕,專訪結石寶寶的家長,披露他們為醫治女兒結石一年花了 9萬元的慘況。這位家長談及趙連海時說:「通過趙,自己懂得了很多東西,希望他能夠沒事。」

相比傳媒的隱諱聲援,網絡上力挺趙連海的文帖、網誌,更顯得理直氣壯,還有不少能夠避過論壇版主的刀斧。維權人士劉沙沙在天涯社區的文帖〈一個結石寶寶父親──趙連海這一年〉,自周日上傳後,網民一直擔心被刪,但直至昨晚仍倖存。

網民不斷地頂帖:「為了良心,頂!」「為了下一代,頂!」「為了正義,頂!」這種發自內心的呼聲,豈是當局所能封殺的?趙連海這類良心犯,豈是當局所能抓得完的?
 
(李平)電郵: China@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Mar 2010, 20:38 PM | ◎ 時文散文 | (7 Reads)

五區公投運動,在阿爺抹黑,保皇黨杯葛,特區政府冷處理下,市民反應未如想像中熱烈。民調顯示,反對公投的市民,超過一半,支持公投的,約佔四分之一。這個比例,在發起公投運動數個月來,一直如此,在國家機器全速開動全力打壓下,反對公投者更有上升的趨勢。

近半議員零票當選
公投運動最後的結果如何,還存在很多變數,關鍵是民眾是否醒覺?港人是否真的掌握公投的真意?是否珍視今次用選票表達「實行真普選,取消功能組別」的機會?是否明白手上的選票,對推動香港民主發展的重要性?

一般市民,對香港政治制度認識不深,對立法會的運作一知半解,認為取消不取消功能組別,也無可無不可。我們不妨觀察鬧得熱烘烘的「張廿蚊」事件。

二○○八年立法會選舉,張宇人以零票自動當選。這屆沒有競爭,不用投票,毫不費力的坐上立法會位置的功能組別議員,還有鄉議局的劉皇發;漁農界的黃容根;勞工界的潘佩璆、葉偉明和李鳳英;地產及建造界的石禮謙;商界(第二)的黃宜弘;

工業界(第一)的梁君彥;工業界(第二)的林大輝;金融界的李國寶;金融服務界的詹培忠;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霍震霆;進出口界的黃定光。立法會三十位功能組別議員,竟然有十四位,接近一半,零票自動當選。

這幫自動當選的功能組別議員,有些已是幾朝元老,即使在立法會睡覺,口水長流,每次都可以毫無對手,輕易過關。有些界別,幾屆都只有一位候選人。有些界別,雖然有競爭對手,但永遠是強弱懸殊,大比數勝出。有些界別,即使真的要投票,一百幾十票就可當選,拉票工程,幾頓飯就超額完成,輕而易舉。

功能組別的設計,所謂公司票、董事票、團體票,隨意性很高,看不見中間的邏輯,但當中絕大部份,可操控性都非常高,誰當選,誰陪跑,一早就知。更多的是事前作出協調,你讓我自動當選,我給你政治回報,公開的,私下的,曝光的,隱藏的,選舉醞釀期,幾乎每天都在發生。

就因為這種小圈子政治酬庸的選舉模式,功能組別的議員不但沒有認受性,而且視野狹小,目光如豆,只顧界別利益,毫無全局觀念。張宇人倡議廿元最低工資,更揚言不排除會提出比廿元還要低的建議,這種囂張、刻薄、勢利、鄙視基層勞動成果的想法,在功能組別議員中,大不乏人,張宇人只是他們當中的人辦,敢宣之於口而已。

利用選票表達訴求
「張廿蚊」風波,固然與張宇人的個人性格和修為有關,更重要是制度使然。無論議員的表現是如何不濟,犯過多少錯誤,他都可以通過政治運作,自動或高票當選,任憑風浪起,穩坐議員寶座。

試問,如此制度能不「培養」出這種水平的議員嗎?大部份功能組別的議員,都表現得如此不堪。五區公投,運用手中選票,表達出鏟走功能組別的訴求,讓全世界都聽到你的聲音。

吳志森 資深傳媒工作者

「張廿蚊」是功能組別人辦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