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0, 21:25 PM | ◎ 時文散文 | (25 Reads)

執勤時被辣妹醒了一巴掌,換了你是差大哥,怎麼反應?網民意見分歧:

A、像那位交警那樣,先一楞,然後撫臉倒地,只要注意不是跪地就得,博同情是高招。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交警以特區雷鋒同志上身為垂範。(網友投票 5%)

B、回敬一巴。以一巴還一巴, fair嘛,不是說男女平等麼。( 9%)

C、插水插得更徹底,倒地後兩眼一翻裝死,但緊緊以手護住要害,慎防辣妹起腳,一鋪清袋。( 13%)

D、交警不是 IDD任打,一定會還拖,學施丹,頂對方頭槌!不過頂得要有技巧,絕對不能盲舂舂,頭頂胸!( 2%)

E、因為身上沒帶胡椒噴霧,只好報警。( 49%)

F、即刻大聲喝退記者:唔准影相, delete晒佢,再影拉硬你!( 66.9%)

G、被打後滿肚疑團問對方是不是報復:「閣下是不是住在菜園村?」( 0%)

H、真情流露,大喊出聲。( 7%)

I、一巴掌打出 SM癮,細聲問辣妹手機號碼,約她年初一出來,任佢打。( 14%)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0, 21:24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中國今天的高速發展,令許多農村就此消失了。修公路,建大型屋苑,修高鐵,所到之處,農民賣地,成了新富。

由於賠償的價值越來越高,農民們拿到了做夢也沒想過的巨款。比如北京郊區一個叫天宮院的村莊,政府對於土地的賠償款遠遠超出了村民們的預期,每平方米可以補償到八千元人民幣,每戶人家,都可以賠一百多兩百萬。

但是,當記者去訪問這個村的時候,村民們已經由暴富的興奮轉為另一種心情。他們告訴記者,自從賣了土地之後,半年之間,病死和撞死的已經有二十一人。

病死沒得說,撞死的,則是有了錢之後買新車所致。一家人的兒子買了新車出去狂飆,結果車上四人二死二傷。一個農民喝醉了酒,見前面的車擋著路,他就跟同車的姊夫說,我撞它一下,撞爛了咱就買新車。
 
結果就撞死了。一個老農民拿了巨款,買了輛汽車送給女婿,全家高興地開車回山東老家旅遊,結果撞了。一個年青農民買了車,載著朋友去公路飛車,結果撞進大貨車底,車頂被削掉,兩個年青人就上西天了。

除了這些,有了錢之後,見財起殺機,全家滅門的事情也有發生,全村為了爭財產打官司的事件有一百二十多起。時至今日,有的農民已經埋怨財富來得太快,福沒有享到,禍事連連。

這個村子的故事,就像今日中國的一個縮影,人心浮躁,不為窮困,而因致富,富而不心足,人都像熱鍋上的螞蟻,財富就成了災禍的伏筆。
 
(李純恩)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0, 21:23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近年流行說「中華話語權」,就是不可以由「西方帝國主義文化霸權」來影響中國人的思想,像 CNN啦、霍士新聞呀什麼的,又譬如北京,本來英文叫 Peking,是傳教士來華時按英語的韋氏音標的拼音。

這就是西方話語權,許多中國「知識份子」叫嚷─雖然他們的學位都是在英美混來的─不要崇洋,脊樑骨要挺直嘛,改稱 Beijing,把話語權奪回來。可是,中國人的「話語權」,能建立得起來嗎?

美國大片《阿凡達》的票房,大勝三聚氰胺版的《孔子》,固不待言,連《阿凡達》裏那座藍色的仙山,在中國人之間,也造成「分化」,一派硬說是張家界的「南天一柱」,一派一口咬定更像「黃山」,中國人卻十分激動。

張家界的南天一柱,首先自廢「中華話語權」,正名為「哈利路亞山」,並搶先成立「阿凡達主題遊綜合事務辦公室」(簡稱「阿辦」),推出「阿凡達哈利路亞之旅」。

像上海和香港的爭寵一樣,黃山那邊,哪裏肯依,索性請大導演金馬倫來中國仲裁:扯著衣角衫尾,叫洋人來「指點江山」,快說:到底大爺您鏡頭裏的名山,是他們那座,還是我們這峰?

金馬倫在記者會,面對小農擺地攤搶客八婆式的喧嘩,大手一揮,看,都別吵了!我宣布─人人屏息靜氣─黃山。黃山的部落,雲海歡騰,中國人進步了,沒有爆發械鬥,張家界蠻有風度,宣布向金馬倫頒授「張家界村榮譽村民」稱號。

曾特首得英國的爵士易,穿一套踢死兔笑嘻嘻,下跪接受查理斯王子以佩劍輕拍肩頭就得了,白人金馬倫榮獲張家界榮譽村民,叫他如何穿一雙草鞋、一襲農裝,胸別大紅花,手牽一頭黃牛在祠堂三跪九叩受封,領取光榮獎狀呢?

《阿凡達》拍續集,記住去長城取景,以後,萬里長城即可正名「占士金馬倫城」。史匹堡《奪寶奇兵》第五集,如在故宮開鏡,故宮即正名為「史匹堡宮」。

中國的網站有一篇博客,題為〈中國人,你為什麼這麼賤〉,有精警語:「有什麼土壤,才會出什麼苗,正因為我們自己的下賤,才造就這個不斷挑戰智商下限,無恥極限的社會。」

中國人下賤?喲,太偏激了,這樣污衊民族,我不同意。賤?一點也不賤,窮才是賤呢。只要能賺錢,一人一票,哈哈,國名改做「中華金馬倫國」又何如?
 
(陶傑)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0, 21:22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死亡並不可怕。對於有宗教信仰的人,死亡是從一個階段走到另一個階段;對於認定「人死如燈滅」的人,死亡不過是從「有」變「無」。話雖如此,關於死亡,我還是有要求。

我最希望在家中離世。醫院絕不適合死亡,地方狹窄,忙亂,探病時間有限制,鄰床不知是甚麼人。人都快死了,鄰床是誰也重要嗎?當然重要。

試想想,我在床上喘著氣,彌留之際,右邊床的大叔,一邊挖鼻孔一邊看報章的風月版,左邊床的青年,埋頭埋腦地玩電腦遊戲機,這怎會是個優良的死亡環境?

留家死亡,必須有支援,例如有醫生每周上門看我一次,以便簽發死亡證。問一個好友,若日後我有此需要,他是否願意幫忙。他想了想,說:「有條件。」

朋友也講條件,真現實!我無奈地攤攤手道:「說吧。」
「條件是你比我早死。」他說。也算合理,我一口答允。

理想的別離,不必有大群人圍著,一個至親就夠了。你握著我的手,我說:「好累,想睡一睡。」你輕拍我的頭。醒來時,我躺在青草地,小溪旁,但看不見你。我伸一伸腰,開始搭建一間舒適的小房子,等待你的來臨。
 
(區樂民)appledoctors@hotmail.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1st Jan 2010, 21:21 PM | ◎ 時文散文 | (22 Reads)

報上有堪輿師兄弟不和新聞,反目導火線是中了 3T彩金三百多萬,有人獨吞(又說是分少了)云云。個人私事你我沒時間理會,且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兄弟之間總有溝通解決方法。

從這新聞,以及眾多中獎後「分金不勻」的新聞,得出結論,其實千百年來前輩已有心得:「單嫖獨賭」為上。每回鬧出糾紛對簿公堂互相攻訐,只為一個字:「錢」─最關鍵則在於兩個字:「夾錢」。有夾錢當然要分錢,依據百分比公平分配最理想。

幾許恩愛夫妻爭產離婚、兄弟好友因財失義……甚至還有人中獎收了巨款,惹來歹人覬覦勒索,逼得夤夜逃躲以免招致殺身之禍。中獎多高興,接踵而來的鬥爭和恐慌,不知在意料之內或意料之外了。一切有因果,問心吧。

出事,因那局賭超過一人承擔,是非只為多開口?不,是非只為多一口。失道義傷和氣,身心也受損。落注不用傾家蕩產;即使花盡身家去搏殺,自負盈虧就是,免卻後顧之憂。

「單嫖」乃個人發洩,尋樂不必人陪。「獨賭」則輸贏獨立,毋須交代,更不傷及人與人之間任何感情。如口密,更安全。

前人智慧,放諸四海皆準。
 
(李碧華)mcwriter@appledaily.com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