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09, 21:55 PM | ◎ 時文散文 | (12 Reads)

今天(十一月三十日)灣仔「龍門大酒樓」光榮結業。之前一段日子,不少街坊熟客或慕名而來者,珍惜最後辰光共聚,著名的炭燒燒鵝叉燒亦早早賣光。

拍照留念的更不肯放過每一角落:懷舊的第一代收銀機、高懸冷視的大紅宮燈、大門那雙九天飛龍、三英戰呂布木雕、一九四九年開業女招待舊照、古老的樓梯、滄桑的地毯……還有對聯標語。

原來倏忽六十載,歲月消逝無聲。我以前搜集小明星資料,重蹈往蹟,當年的風流艷屑以及深情故人俱往矣。她有位忘年知交,才子王心帆,為她撰過膾炙人口之名曲,流傳至今仍可在老店買到。

王心帆晚年,便常到龍門品茗會友──小明星(台上一曲「秋墳」咯血而死)走了,王心帆走了,那永不完成的電影主角張國榮梅艷芳也走了,今天龍門也關上大門了。

「佳餚美點傳萬千,此情你我憶往年。與君對酒千重意,花甲運轉又新天!」「告別夜宴」臨別依依,亦充滿傳統老派關懷:「飲龢食德,祝各位安康!」

緣起緣滅。天下哪有不散之筵席?風雨故人來?日後相逢不知是何光景。見有老街坊哭了……
 
(李碧華)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09, 21:54 PM | ◎ 時文散文 | (6 Reads)

早前電視的「自選台」播兩年前的電影《玩轉身前事》( Bucket List)。兩個老戲骨積尼高遜和摩根費曼,輕鬆地演繹兩個癌末病人怎樣面對死亡──就是以餘生遊歷世界,去完成畢生想要做而沒有做的事,包括高空跳傘、名車競賽、到印度泰姬瑪哈陵、上喜馬拉雅山,兩個老人一邊領略生命的意義,一邊從彼此身上找到人生盲點。

這份身前要做的「清單」,看來都無足輕重,但親身去做就不一樣。到最後一條「親吻世上最美麗的女孩」完成,我也忍不住感動落淚。誰是世上最美麗的女孩?就是回歸自己親人。片頭旁白問,生命的價值要如何衡量?但沒有給答案,觀眾可從影片體會。

不久前讀到一篇文章,講一位荷蘭富人在南太平洋買下一個景色絕佳的無人小島。他把小島打造成度假天堂,建五間獨立精緻小屋,一間自己住,四間租給遊客。

遊客來到島上,基本服務與五星級酒店一樣。四間小屋外觀、設計都不同,有獨立的院落、沙灘、泳池。為了不受任何打擾,四間屋不分租,一天四間二千美元,等於包下整個島。小島天堂開張,生意奇佳。這荷蘭人不只建立自己的世外桃源,還賺了錢。

有一次,一群台灣人要到這小島度假,他們因有朋友介紹,就同島主商量,看能否打個折扣。荷蘭人聽了,就笑著說了一句中式英文:「 You Chinese, live poor, died rich!」

這句話對許多中國人來說,真是一語中的。「活得窮,死得富」。生財有道,生活將就。活的時候不好好享受人生,死的時候卻備極奢華。更麻煩的是,身後留下龐大財產,不但沒有造福後人,反而引起爭產風波,遺產變遺禍。

活著就要捨得花錢,對自己好,對家人好,對朋友好,對需要幫助的人好。要活得開心,豁達,不要與荷蘭島主講價,斤斤計較。
 
(李怡)mcwriter@ap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09, 21:53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杜拜繼冰島之後,成為香港大部份人從未去過但已經破產的國家。連快餐巨無霸麥當勞也要撤退,環境可以想像。一個漢堡包比香港賣貴五倍,已經〔楂〕頸就命的冰島人怎麼捱得住。但諷刺在,冰島落難後,竟然跳級升上最玩得過的旅遊旺地。旅遊網站贈興,冰島大貶值極,消費都是香港的四五倍,背包客都咋舌,吸引力怎會急升,簡直老點。

杜拜旅遊團的廣告,在杜拜財困爆煲後的今日,仍然在旅行社的套餐裏。假如香港沒有人像碧咸、奧雲或者車神舒密加那樣入市,變成人工棕櫚島豪宅的苦主,照計心情無損,跟團還是制得過。名氣界在杜拜投資損手,銀碼濕濕碎而已。

球星投資杜拜,豪擲千萬港元做別墅業主,原來只是赴日韓打世界盃前途經,過境停駐。英格蘭國腳這樣就做了冤大頭,當中只有祖高爾醒水,金融海嘯前賣盤,賺了 130萬鎊,算是球星水魚中的好運王。球星落場用手代腳,可以瞞天過海,但投資買賣絕對不能靠上帝之手,要識點命理,睇到機中有危。

新聞說冰島人艱險中奮進,在經濟困境中重操捕魚故業。杜拜有何退路? 137萬人口如何面對無處不在的爛尾樓?若然香港沒有北大人撐,樓價還炒得上七萬元一呎?
 
(陳也)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09, 21:52 PM | ◎ 時文散文 | (5 Reads)

災難片《二○一二》最大的破綻,是一家大小逃火山、奔海嘯、乘飛機脫險,飛機換了一架又一架,三天兩夜,他們從來不必上廁所。但編導卻不怕觀眾想到內急這個小小的疏忽,銀幕上火山海,一恐懼,什麼都記不得了,因為近年時興對末世的恐慌。

其中一樣理論,是由於大氣污染暖化,地球上的蜜蜂正在減少。出版了一本書:如果地球上的蜜蜂滅亡,影響花粉散播,食物鏈受破壞,人類的存活只剩下四年。數據顯示,蜜蜂正在減少。答案是末世近了。書籍引起恐慌,卻並不是真相。

首先,美國和歐洲的蜜蜂數量確實少了。但在南美洲、亞洲、非洲,人工養殖的蜜蜂卻比過去五年多了四成半,因為像 T恤和牛仔褲的生產線搬到中國一樣,養蜂業也移到第三世界。野蜂少了,不要緊,正如香港人吃魚,許多魚來自養魚場。

其次,蜜蜂即使死光,人類的農作物也不會減產。因為世上最常吃的植物,其中七成,像稻米和小麥,與蜜蜂的生死完全沒關係。

歐洲和美國少了蜜蜂,不等同全世界都少了,正如香港的英文水準低落,不等同全球的英語都下降。但當權的人往往如此:明明是他們在香港管理不善,形成經濟衰退,於是就說「外圍因素影響」、「全世界都一樣」,來哄騙電視劇集的師奶觀眾。

蜜蜂沒有減少,死光了也不影響人類,這是加拿大卡格里大學生物系教授最近的一篇論文。但報紙不愛轉載,因為不夠恐慌。傳媒喜歡一切可以令公眾恐慌的新聞。

公眾不懂農業,蜜蜂危機,沒有人能質疑。但公眾都會上廁所的,《二○一二》的男女主角為什麼從來無此需要?一架大飛機,從加州飛到西藏,至少十四五小時,是一架貨櫃機,大家坐在地板上,沒有得吃喝。

然後忽然想起,不論災難片、武俠片,所有電影的大英雄男主角,跑遍江湖,爭秘笈,尋寶劍,從王羽到李小龍,都不必人有三急,急的,是座上怕地球滅亡的我們。

(陶傑)mcwriter@appledaily.com


↖天煞疤臉孤星↗ | 30th Nov 2009, 21:51 PM | ◎ 時文散文 | (78 Reads)

說到流年,人道「逢九必亂」,孰真孰假不敢斷言。按新中國年譜似乎有道理。今歲逢九,新疆生亂,剩下屈指可數的日子還有甚麼異變?一個亂字總非蒼生之福,不如為牛年沖喜,改成「逢九爆笑」,大家歡歡喜喜迎虎年吧。恰好本年度盛產爆笑金句,大陸網友貢獻了一個集句小品,妙趣紛呈。我不辭畫蛇添足之嫌,加以修輯補充──

老百姓:請問您……
官員打斷:你是哪個單位的?

老百姓:我應該是一個公民,但按中國國情,我只算老百姓。
官員:對,國家是我們的。你是黨員嗎?

老百姓:我……非要是黨員才能和您說話嗎?
官員:你要為黨說話,還是為老百姓說話?

老百姓:我只是想問一些情況。
官員:你們算個屁!

老百姓:您這說的是人話嗎?
官員:我們只講黨性不講人性!誰能鬥贏共產黨!

老百姓:按規定政府信息要公開。
官員:是不是拉屎也要告訴你?臭不臭也要告訴你?

老百姓:我就不相信沒有王法,沒有政府。
官員:你有種就去告。老子就是法,老子就是政府。

老百姓無言。官員再逼問:你是哪個單位的?
老百姓囁嚅: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

以上字字句句都出自大陸官民之口,千真萬確,只不過將之合併集中而已。如果不限年度,爆笑金句更多不勝收。筆者試為集句──川震難童父母呼天搶地,政府被問責豆腐渣校舍,官員答曰:「不就是死了幾個孩子嗎?有甚麼大不了!」(黑龍江沙蘭鎮洪水吞噬兩百個孩子,當地官員如是說);

結石寶寶的父母就毒奶質問政府為何知情不報?官員答:「我們是隱瞞了實情,這是善意的謊言。」(吉化廠毒液橫流,哈爾濱停水之際,黑龍江省政府官員如是說);

奧巴馬訪華小心翼翼地提及人權問題,中方答曰:「中國人權是世界上最好的,美國的人權不怎麼樣。」
(唐家璇語錄)

;奧巴馬又提到劉曉波案,中方答曰:「無可奉告,中國是司法獨立的。」(溫家寶被問及程翔案時如是說);

東北鶴崗大礦難,中央電視台玩競猜遊戲,罹難者是一百零四人還是更多?猜中有獎。(央視曾為俄羅斯別斯蘭恐怖血案開設競猜遊戲)

;索馬里海盜劫持中國貨輪,上海東方電視台請觀眾競猜,海盜屬於伊斯蘭教派還是基督教派?猜中有獎。(該電視台曾就中國工人在阿富汗遇害,競猜襲擊者是東突分子還是當地勢力)

;纏綿病榻的錢學森憂憤發問:「為甚麼我們的學校培養不出傑出人才?」中國科學院資深院士何祚庥答:「誰叫你不幸生在中國!」(何答《南方人物周刊》記者問)。以上無一不是震爍古今的金句!
 
(孔捷生)


Next